欢迎书友访问192笔趣阁小说网

192笔趣阁

正文 第九百六十六章 女使玉奴,未来之路

手机阅读  |  作品:无相雷帝(无相进化)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宁悦岳

    神秘白衣男子身影散去后,秦长风便被传回到北天都中央高塔最上层,这时无殇君和无忧君都已不见,不知去了何处,如今大战方息,北天都内情情况千头万绪,他们也的确不可能清闲。

    不过二人显然也不可能把秦长风忘记,祭坛下早已有一名女子在等候,见秦长风出现便行礼道:“玉奴拜见君上,无忧与无殇两位君上皆有要事暂时不便分身,君上可随玉奴先去北天都内府邸休憩片刻,待两位君上。”

    这女子雪莲似的女子,相貌如画,美丽无方,衣服为白纱宫裙,随风飘然间洁白胜雪的肌肤若隐若现,且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圣洁光辉,如同时刻沐浴在月华之中一般。

    秦长风摸不准此女身份,便略带几分客气地笑道:“那便劳烦仙子带路了。”

    “君上有所不知,玉奴是天帝指派给君上的女使,生死全都可由君上一念决定,更不敢违背君上的任何命令,因此君上称呼妾身玉奴即可,万不敢当仙子称呼。”白衣女子盈盈一拜,神情温婉,嫣然笑道。

    秦长风登时诧异,又接着询问几句后才知道原委。

    原来天庭但凡有新晋的仙王境巨头,天帝在册封之后都会同时赐下一名女使长令,负责帮君上处理私事,如有必要,就连部分公务也可以交给她们完成,从某方面来说,可以让君上们避免被俗事缠身,保证自己能有足够的时间修炼。

    所以,虽然名为女使,但实际上却相当于左右臂膀,而且天帝所赐,不容拒绝,至于是否有监督的意味,那就见仁见智了,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这些女使能长伴君上身边身兼如此重任,自然个个绝世不凡,无论修为还是才情容貌都必定是上上之选,整个天庭出类拔萃的那种。

    事实上,在被天帝指派长伴君上身边之前,她们大多都是出自天庭各大宗门与家族,芳名远扬的仙子,乃至女仙中的尊者,世间九成以上的男修都只能仰望,而无法与之并肩,不过一旦被天帝指任,她们便也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接受并竭尽余生完成好这个使命。

    当然,在绝大多数时候,能够被天帝指派长伴君上身边,对这些女仙都是天大的机缘与造化,毕竟虽然名义上是女使,但以她们的背景以及所掌握的权柄,除了君上主人本身外,谁敢真把她们当婢女看?

    寻常宗门的宗主,乃至天庭仙官见到她们都须毕恭毕敬,名卑位尊,数人之下万人之上来形容她们再恰当不过。

    一个女修,在自身没有希望晋升仙王巨头境的情况下,通过这种方式再进一步何尝不是上上之选?

    除了原始阵塔,秦长风便随玉奴前往就坐落在附近不远处的一座府邸,自然就是无忧君给他在北天都安排的住处。

    一路上的天庭修士见到这对组合纷纷向秦长风行礼……暗决司无仙君,也是整个天庭的巨擘,自然应当受到天庭众修的敬畏。

    与此同时,几乎所有女修都或明或暗地向玉奴露出羡嫉之色,因为原本她们本也有机会成为那个站在君上身边的人,但最终这个位置被排在三界十大仙子榜单第七的玉奴仙子占据。

    不少人认为她能获得这个机会,并非完全靠的自身的能力,是与她背后势力的支持脱不了关系。

    玉奴仙子出身于天庭大宗玄渺门,乃是掌教亲传弟子之一,深得宠爱,之所以会出现在这恐怖的无终战场,倒并非天帝送她过来的,因为在天帝册封秦长风前,她早就已经身在北天都。

    在天庭的秩序中,不但天庭天军与强者须每隔千年换防进入无终战场,依附天庭而存在的其他宗门与势力也同样需要派遣门人弟子参战,而玉奴显然就是此次代表玄渺门的弟子之一。

    由此,天帝才能直接就近指认她为无仙君的女使。

    不过仍有很多人认为,天帝之所以会选择她,便是看中她背后的宗门势力,亦或者根本就是玄渺门影响到了天帝的决定,毕竟对天帝而已,选谁的区别并不大,无论是谁都不敢违背天帝之令。

    即便是危机四伏的战场中,君上府邸宛依然若一座宫殿,由此可见维护强者的威严,是刻入天庭骨髓中的规矩。

    秦长风对这些身外之物自不会在意,有疑是天帝的神秘男子给的命令在身,他显然并不会在北天都待多久,于是便决定一边考虑接下来的修炼事宜,一边等无忧君,因为若想离开,显然得由无忧君给他打开通往天庭的通道。

    在府邸花园中盘腿坐下后,不多时秦长风便陷入沉思。

    对他而言,自开创符宇到降临北天都大战四大神王,一切都很仓促,所以此刻也是千头万绪。

    首先,他的既定目标已经达成,甚至远远超过预期。

    天帝亲封的无仙君,在整个上苍天庭,中即便不是两大天帝之下的最强,也绝对是跺一跺脚便要让四海八荒都为之颤抖的存在,更重要的是天界的试练塔和神国商会也果然源自上苍世界。

    以他如今的身份,一旦回到天界行事无疑要方便太多,无论是找白芷出气还是将大概率被神国商会囚禁的随掌柜救出来,都应当易如反掌。以天庭乃至上苍三界之威,神国商会即便有了异心,又真的有对抗的资本吗?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有他这个“内应”在,仙国与神国之间的战争走向将可以在极大程度内进行掌控!

    对于自己与仙国的关系,秦长风如今心中自然也早已推测,无论如何,他和那个曾数次见面,背负仙剑的白衣女子之间应当有某种无法解开的关系……

    而仙国,无疑极有可能就是当年让上苍帝尊们折戟沉沙的外界势力,白衣女子提醒他有恐怖的存在即将苏醒,时间节点也与天帝的出关无比吻合!

    如果可以,秦长风自然希望能尽量化解仙国之危,毕竟理论上,世间所有生灵的最终敌人都在黯虚,都是终寂诅咒,相互之间的杀戮永远无法解决根本危机。

    其次,他几乎已经完全摆脱了试炼者的身份,理论上性命不再受试练塔威胁,原本殚精竭虑求取的东西,却意外以一种完全不曾预料的方式得到。

    只是想起身边这位玉奴仙子,秦长风便不由露出一抹复杂之色……试练塔存在的目的是为了培养出一枚能替上苍赢得无终之战的火种,而这枚火种的命运,显然注定是个悲剧。

    如今他自己似乎已经从这个悲剧中摆脱,只是如果天帝只剩他这一个选择时,他能拒绝吗?

    所以他依旧还没有掌控自己的命运,因为他还没有站到九天之上,哪怕只差一步,也是上苍与蝼蚁的区别。

    “君上可有事吩咐?”

    玉奴温婉柔笑,声音娓娓动人,从发梢到脚尖都没有丝毫瑕疵,完美得仿佛不是生灵,透着一股端庄娴静,甚至让人有种不真实感。

    “你该不会当间谍,将本君的所有秘密都泄漏给外人吧?”秦长风望着她似笑非笑,谁也看不出他是质问敲打还是在开玩笑。

    “玉奴的一切包括命都是属于君上的,只要君上愿意随时可以拿去,除了天帝询问,玉奴绝不敢说半句与君上秘密有关的话。”

    说话时,这个天庭有名的才女始终浅笑嫣嫣,直接告诉秦长风她首先听命于天帝,而后才能听命于他,明明是不讨喜的话却让人生不出丝毫方感,这自然也是一种了不起的本事。

    “是个难对付的角色!”

    秦长风心中暗忖的同时脸上呵呵一笑,便也不再说什么了……整个天庭都是这样的规矩,无忧君和无殇君身边也有这样的“耳目”并且安然接受,他还能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