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92笔趣阁小说网

192笔趣阁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故人

手机阅读  |  作品:妃常霸道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溢美

    “先帝驾崩了”

    这一句话如晴天霹雳,欧阳和月最先想到的,就是哪些刚刚要参加选妃的女孩们。

    记得以前看过不少书记,不同的朝代都有不同的习俗,她所处的这个朝代虽然历史没有记载,但也一定有它的习惯。

    有些帝王死后,那些个无所出的妃子被陪葬的是大多数,没有被宠幸的后半辈子,也是要守一辈子的活寡。

    这些呢这些个刚刚要参加的人算什么她们的命运如何,会死吗

    欧阳和月不知道怎么回去的,反正只记得慕容娜娜不知道哪里来的柴禾,已经把鱼汤做好了。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总觉得今天人们有些不一样。”

    慕容娜娜看着脸色苍白的欧阳和月,小心翼翼地问。

    “圣上驾崩了,不知道有没有选好接班人,不然又要是一场腥风血雨了。”

    欧阳和月将柴禾扔在院子里,神魂落魄的走进屋子,对于慕容娜娜怎么做熟的鱼汤,她似乎一点儿都不感兴趣。

    鲜美浓郁的鱼汤味儿飘散在空气中,但她却一点儿食欲都没有。

    草草吃了几口,便生病了一般往床上一躺,便不再言语。

    “怎么了圣上驾崩,我们这些子民理应要穿孝的。一会儿我去外面扯点儿百布吧。”

    慕容娜娜收拾好碗筷,在围裙上擦了擦手。

    “嗯,去吧。”

    慕容娜娜出门以后,没有直奔京城的布庄,也没有到那些小铺子,而是七拐八拐的来到一家茶楼。

    门口的伙计看到她,立刻将她迎了进去。

    “公子可好”

    她看着那伙计的眼睛,有些紧张的问。

    “现在情况尚不明确,公子吩咐,没有他的命令,你暂时不许离开,等待他的指示。”

    “可是先帝已经驾崩了,皇位”

    “嘘”

    她话没说完,伙计就把她的嘴给堵住了。

    “非常时期,说话行事要格外小心,这些事情轮不到我们关心。我们只要做好公子吩咐的事情就好了。”

    “嗯,这个给你,帮我交给公子,这是我从她那里拿到的。这东西跟公子描述的很像,我想这次我们应该不会找错人。”

    她又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这才朝远处的布庄走去。

    欧阳和月坐在窗前,看着手上的板块鱼形玉佩,当年自己被那群人抓到,原本就该命丧刀下的。

    只是在他们押送她离开,经过一座高山,她打着方便的借口逃跑,被他们追到了悬崖,一失足跌落悬崖,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而且她也不是他们想要找的孩子,所以没有人愿意在她身上浪费时间,找了一段时间没有她的尸体,他们也放弃离开了。

    而她的时候却是挂在半山腰石头下的一棵树上,因为石头是凸起的,正好挡住了上面的视线,所以没有人发现她。

    幸亏她身材削瘦,小树救了她一命。

    她好不容易顺着藤蔓回到平地后,她还回去找过男孩,因为她答应大哥要保护他的。

    只是,她没有找到他,估计是被那群人带走了。

    不然,就是死了。

    这些年她差点儿都要将他忘记了,是慕容娜娜让她想起了他。

    “小月在想什么呢”

    慕容娜娜手中拿着白布从外面回来,欧阳和月泥雕一般的坐在窗前,只呆呆的看着手中的物件儿。

    欧阳和月愣了一下,随即将玉佩收了起来。

    “对了娜娜姐,你有看到我的手帕吗”

    欧阳和月觉得奇怪,一直包着玉佩的手帕不见了,而玉佩却还在。按道理来说手帕包着玉佩,要丢应该是一起丢,可是偏偏丢了不贵重的手帕,玉佩却还在。

    那手帕是当年奶奶包玉佩的手帕,这三年来她一直都用那块手帕包着玉佩,从没有离过身。

    “啊”

    欧阳娜娜有些惊慌,“没看到啊,不就一个手帕么,没事儿的,我可以再帮你买一方啊。”

    “好了,不要再去计较手帕了,快来。我给你做个漂亮的白花戴上。”

    “嗯。”

    皇宫上下一片凄哀,后宫更是一片凄惨的景象。

    “不好了不好了,明妃上吊了”

    一个小宫女从后宫的方向哭着跑出来,还没等到遇到管事的人,却又跟一个小太监撞在了一起。

    “哎呀,你别捣乱了。我这里发生大事儿了。”小太监急急忙忙提着衣摆就要跑,小宫女却像是看到救星一样抓着他。

    “求求您帮帮我,明妃上吊了”她哭着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可是小太监似乎一点儿都不想帮她,他一把甩开了她的手,有些不耐烦的皱着眉头。

    “明妃上吊,你可知道梁妃跳井了吗”

    他说完甩袖匆匆离去。

    后宫的妃子有所出的,还可以继续安稳的生活下去,而没有出的,将要给老皇帝陪葬。

    这些妃子们,担心被活活闷死,恐惧让她们选择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

    一天之内,选择自己结束生命的妃子不在少数。

    “王”一个小太监站在屏风外,伸手捂住嘴,心惊胆战地改口说道,“圣上这是宫外的人带来的。”

    他将一块手帕递到苏离歌的面前。

    “现在我还是王爷,只要没有登基大典,我就还是王爷,不必改口。”

    他伸手接过那块手帕,心里头没有多少把我,因为他将当年昏迷中看到的那块帕子上的花画了下来,让手下的人去寻找那帕子的主人。

    这三年,下面的人为他找回无数块帕子,但没有一块是他那天看到的那块。三年,或许那帕子跟帕子的主人早就不在了,他还继续寻找只不过是抱着一丝的幻想而已。

    当年她舍弃自己的性命,只是为了让她逃脱。

    当年因为他,她家的人都死光了。

    他只是觉得亏欠,而且忘不掉,那天他在树林中醒来,看到还在睡梦中的她的侧脸。

    他轻轻的甩开帕子,心中没有任何的把握,那个女孩怎么会真的是她,不过是和她有些神似罢了。

    自从在青楼那种地方偶遇,他就对她有那种熟悉的感觉了,当帕子展开,他的心跳似乎都要静止了。

    那块帕子,那多花儿,那叶子的颜色。

    世上恐怕只有这块帕子,才会选择用蓝色来做花朵的叶子,他一眼就认出,这就是当年,奶奶交给她的帕子。

    没想到,真的是她:故事架构比较大,喜欢的盆友们,先养肥吧,养肥再宰。假期过完了,大家要收心了哦。对了,感谢网友制作的封面,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