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92笔趣阁小说网

192笔趣阁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你留下

手机阅读  |  作品:妃常霸道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溢美

    雕梁画栋,楼阁高柱,亭台曲折蜿蜒攀附。.`

    在这第三层楼阁之上,最华丽的宫殿里,一处硕大的浴缸正散着鲜花的芬芳,隔着珠帘依然可以看到,几个姿色上等的女子在替某人擦洗着。

    雾气氤氲,气氛暧昧。

    欧阳和月站在门口,闻着里面飘散出来的香气,知道他在沐浴,可是她却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就这么进去,目的是不是也太明显了些,明明是来认错道歉的,弄得却像是想要和他共度夜晚的。

    不行,还是算了,她欧阳和月是什么人,怎么可以在这个方面失去了原则。

    以后他还会珍惜她吗?不会,肯定不会的,大家不是都对容易到手的东西不珍惜吗?感情是,其它的东西也是。

    她对他的感情这么赤果果的,他早就该不珍惜了吧。

    男人嘴上说一套,实际上做的又是另外一套。

    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一旦得到就会不珍惜。

    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不管是人,还是物品。

    她刚转身准备离开,突然大殿的房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薄纱裙的女子,白色的衫裙贴着丰满的身材,白皙的肌肤还沾着点点雾气形成的水珠。

    “娘娘,陛下宣您进去。”

    她笑靥如花,那温柔的双眸,就连欧阳和月都觉得妩媚。

    “呃,这……”

    欧阳和月突然想说,这宫中有这么漂亮的女子,他还会喜欢她吗?虽然自己不比别人差,但是她却棋差一步,先爱上了他。

    先付出爱的人,应该是最吃亏的吧。

    “请。”

    那女子不等欧阳和月把话说完,已经做出了请的动作,动作温柔如行云流水。

    欧阳和月只好跟着进去了,氤氲的气氛瞬间将她萦绕。这潮湿的空气中飘散着好闻的花香味儿还有草药味儿。

    怪不得苏南歌身上有种好闻的味道,除了男人特有的荷尔蒙的味道,还有那淡淡的草香味儿,原来都是泡出来的。

    这家伙看起来比自己会享受啊。

    欧阳和月在心中跟自己做着对比。她是个女人,还得在米粒儿的逼迫下,一个星期才泡那么一次两次的香薰澡。

    他一个大男人,竟然洗的这么舒服,还有这么多的美女陪伴。

    屋子里虽然雾霭沉沉。但是她依然看到了珠帘后面至少有五个美女围绕在浴缸旁。

    欧阳和月进去之后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在珠帘之外。??`

    她不敢出声,更希望他洗完澡之后才想起她。

    但是这想法才在脑海里一闪,接着如意算盘就落空了。

    “你们都退下去吧。”

    珠帘后的男子,闭着眼睛,扬着下巴,裸露的上身靠在浴缸之上,神情慵懒却又悠然自得。

    欧阳和月看着那些宫女都退了出来,奇怪,她认为这些人都该是衣衫不整的啊。可是她们每个人的薄纱裙却都完好的穿在身上。

    虽然裙子有些暴露,但是却都没有湿水。

    这怎么可能,换了自己是个男人,面对这么多如花似月的女子能够不动心才怪呢。

    洗澡这么暧昧的事儿,都是这样的美女伺候着,竟然……他竟然没有动贼心和贼手……

    欧阳和月突然觉得自己的内心有些污了。

    她转身刚想跟着那些宫女退出去,因为自己一个人傻傻站在这里,她觉得有些尬尴。

    刚转过身,珠帘后就传出了带着命令口吻的声音,“你留下。”

    她脑袋嗡的一下。这是什么意思,是让她留下,还是让某个宫女留下啊。她若是自己主动留下来了,万一不是让她留下呢?虽然说是他让她进来的。可是谁能够保证这个人不会反悔啊。

    她抬起脚来又想要往外走,突然从珠帘后面投出一条长长的白纱,纱布就像是长了手一样,一下子缠绕在她的腰上,她顿时被一股力量裹住,整个人脚跟离地。身子飞了起来。

    “啊……”

    她惊恐着身子朝着珠帘后飞去,惊慌失措中,看到最后出门的宫女,顺手将房门关上了。

    突然她整个人觉得身上一热,整个人泡在了浴缸中,落下的时候,溅起的水花打湿了她的脸和头。

    整个人落汤鸡一般,身上的衣服全都湿了,泡在水中的漂浮在水中,上半身探出水面,湿透的衣服却贴在身上,**都看的清清楚楚。

    缓缓神,她才现他的双眸正定在她的胸脯上,她下意识的双手挡在胸前,但是整个人很快失去了平衡,水的浮力让她身子一偏朝后倒去。

    就在她以为自己又要出糗的时候,一只大手绕到了她的身后,揽住了她的腰部,然后将她猛地拉入怀中。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顺势就骑在了他的身上,两人面对面,就连彼此的呼吸都可以感觉到。

    “齐七……”

    欧阳和月红着脸,他们好久没有这样亲密过了。

    他伸出手来,托起了她圆润的下巴,看着她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水汽涨红的脸,眼眸中全是满足。

    “让你留下,你竟然想跑。”

    “谁知道你是让我留下啊,你也没说是我啊。”

    欧阳和月的眼眸不敢去对他的眸子,生怕不是拔不出来,就是心虚的闪躲,与其容易让他猜测到她的心思,不如不去对他的眸子。

    可是……他的手却钳制着她,让她躲无可躲。

    “你来了为什么不进来?难道怕跟我道歉,你来不就是来道歉的吗?”

    “哼,谁是来道歉的啊,我是来……”

    欧阳和月使劲儿的从他的身上挣脱下来,可是身上的衣服都湿了,出来很是尴尬,她也只好泡在浴缸里。

    只是怪他有些事情,为什么非要说出来让她尴尬,可不可以心知肚明就好了。

    原本来跟他道歉,就已经很丢面子了,他偏偏要挑明了说,这分明就是故意的。

    “是来干嘛的?来给我洗澡的?”苏南歌嘴角微微上扬,好看的笑容在他的脸上荡漾。

    “好啊,来啊。我可是求之不得啊。”

    “我是来……是来看看你洗好了没有……让你去我那里用膳的。”

    欧阳和月总算是编出了一个理由,虽然很是牵强,但是也总算是个理由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