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92笔趣阁小说网

192笔趣阁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条件

手机阅读  |  作品:妃常霸道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溢美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老大?!”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紫衫男子比谁的度都快,冲到了老大的面前,根本就不顾挡在他面前的珠帘,他一把拨开冲了过去。

    “这个?”

    比起老大会被他气的吐血,她更惊讶于紫衫男子的表现,他平时是多么的害怕他啊,连一句话都不敢说,甚至连个微笑的表情在他面前都不敢有,现在看到他吐血竟然比谁都跑的快。

    这让她有些想不清楚,来到这个地方,她又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这是其中一件。因为没打算在这里住下去,所以她对那些不感兴趣。

    而这个紫衫男子这段时间在她身边待的最久,所以她对他的事情还是很好奇的。

    “你怎么样?”紫衫男子跪在老大面前,遮挡着老大的珠帘被他打开了,老大的真容彻底暴露在大家面前。

    那的确是一张算得上英俊的面孔,他看起来有四十岁,虽然有些老,但是还是非常英俊。

    只是此时这张脸现在非常灿白,那张微厚的双唇上沾染着鲜红的血渍。

    老大脸色惨白,却一把将紫衫男子推开,看起来他似乎并不喜欢他。

    这着实让人吃惊,紫衫男子的紧张和老大的冷漠,这一切都反映出,这两个人一定有某种不一样的关系。`

    而且这两个人,此时关系并不好。

    紫衫男子被老大用力推到在地上,他一脸的悲伤,眼神中的难过,绝对无法伪装。

    欧阳和月看着眼前生的一切,知道这个老大生气了,她十分恐惧。这一切都是她刚才的话引起的,是她将他激怒的。

    她的手不自觉的捏着苏南歌的衣袖,平时看起来那么强悍的她,此时却像是一只小鸟。

    这才是真正的小鸟依人。

    老大直起身子。重新做好,他此时正对着欧阳和月他们,也因此欧阳和月看到了他的另一半侧脸。

    一张长着红色胎记一般,被烧坏的脸。

    那一脸的疤痕,看起来就像是一张硕大的蜘蛛网贴在他的脸上。纵横交错的蜘蛛网,将他的脸分割成了很多道。

    这是多么不和谐的一幕,所有人都不说话了,静静地看着他。

    欧阳和月觉得或许自己真的无法下山了。

    老大咳嗽着,坐直了身子看着他们,那目光冷的可以将空气都冻结起来。

    “你说的对,可是我还是不会放你走。就算是你说破天,我都不会放你走的。`”

    “可是你留我在这里,有什么意义?我根本就不是你的表妹。如果你真的想他,可以给你画一幅画卷。你可以天天看她,但是那个是她,不是我。我是我不是她。”

    欧阳和月都要把自己绕晕了。

    “如果你非要走,我会杀了你们。”

    他看起来没有说谎,因为他身后的人,也没有想要收手的意思。

    “小月。”

    苏南歌小声的喊了他的名字,他不能够由着她任性,这样会害死大家的。

    欧阳和月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他捏了一下,有些疼,她抬头看了他一眼。那目光中带着些严肃。

    “我们可以留下来,但是你不可以伤害任何人。”

    “难道要让他们活着回去通风报信吗?”

    黄衫男子突然开口说道。

    “难道你们还怕吗?”

    苏南歌冷漠的看了黄衫男子一眼,他十分不满这个人出来打断他的话,也不屑于跟他说话。此时的话是说给那个老大听的。

    既然是老大,应该不只是这点儿本事就会杀人的。

    “好,我答应你们。”

    老大突然答应了,这其实在苏南歌的意料之中。

    “那我们晚上可以住在一起吗?毕竟我们是夫妻。”苏南歌看着老大,他对这个人,有一百个不放心。凡是对表妹如此执着的,应该不单单是兄妹情吧。

    老大点了点头,“我会派人加送东西过去,如果住不习惯,可以给你们换个大点儿的房子。”

    他倒是一点儿都不吝惜,欧阳和月扯着苏南歌的衣服,心中完全没谱了,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自己努力了半天,又被打回原地了。

    一场争斗就这么结束了?欧阳和月觉得一定会出事儿的,可是什么事儿都没有。

    晚上武素和踏浪执意不肯离开苏南歌他们,那些人也只好将隔壁的房间让给他们住了。

    欧阳和月躺在苏南歌的怀里,伸手摸着他的手臂,“你真的要留在这里?这可是很危险的。我觉得他像个疯子。没看到他很反常吗?”

    他抓住她的手,放在脸颊,看着床帐,听着窗外风过的声音。

    “我们会离开的,但是不是现在。我们现在寡不敌众。”

    他的声音很轻,很轻,轻的像是不是在说一件很严肃的事儿,欧阳和月都觉得自己要被催眠了。

    “可是我们不是真的要在这里待很久吧。我很想离开,不知道京城有没有收到我们求救的消息,最好来人带我们走。”

    欧阳和月真的不想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待下去,可是她却也没有办法,只是此时好过她一个人呆在这里。

    他们在这个神秘的山上待了一晚上,虽然有苏南歌陪伴,但是这个夜晚却也是很难熬的,即使他们离天亮只有几个时辰,还是像度过了一整个漫长的冬天。

    天亮了,欧阳和月才睡着,她醒来的时候,现苏南歌已经不在身边,她也赶忙起身,找了出去,生怕那个老大趁她睡着的时候,偷偷将苏南歌拉出去杀了。

    “齐七?齐七?”

    欧阳和月奔出门外大声的喊叫着。

    一出门就看到了正在院子里锻炼身体的苏南歌,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可是还是因为担忧有些心有余悸。

    她冲过去抱着他,“你个坏人,以后不许比我起的早。”

    “好,答应你,懒虫。那你以后要早起。”

    苏南歌伸手在她的鼻子上点了一下,然后俯下身轻轻地亲了她一口。

    “你们可真是羡煞人也,如此恩爱,也不顾及我们的感受。单身狗受虐啊。”紫衫男子笑呵呵的从远处走来。

    欧阳和月觉得有些尴尬,冷冷地看了紫衫男子一眼,这个人真是奇怪,昨天晚上遭受那样的屈辱,他今天竟然还笑的出来,还来嘲讽别人。

    (。)xh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