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92笔趣阁小说网

192笔趣阁

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 尴尬早餐

手机阅读  |  作品:妃常霸道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溢美

    雨下了一整夜,天气变的更冷了,这一下更像是冬天了。

    事实上离冬天也没有几天了,这场秋雨过后,基本就等于进入冬季了。

    饿了一晚上的欧阳和月醒来的时候,觉得暖暖的,整个人就像是窝在棉花堆里,柔软的很舒服。

    她伸了个懒腰,翻了个身,身子舒服的不行,或许是因为昨天晚上雨大,人心很累,舒舒服服的睡了个觉,她都忘记了自己是怎么躺在床上的。

    “啊这一觉睡的真好。”那种感觉就像是在梦里,直到她看到自己的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竟然不是睡衣。

    “啊?”

    她猛地翻滚坐了起来,紧接着就是另一声惊叫,“啊!”

    王南溪正幽灵般的坐在她的床位,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她,就好像是盯着犯人一样。

    “你你怎么在这里,谁让你在我的房间的。”

    欧阳和月拉了被子盖住身体,虽然知道自己穿着衣服,但是他这样的贸然出现,她还是吓了一跳。

    她看着王南溪的表情,满脑子的脑补,他在这里多久了,昨天晚上不会就在了吧?她是怎么躺在床上的?她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没有说梦话吧?她睡觉会不会磨牙,会不会放屁

    哎呀,怎么回事,她怎么满脑子的这些奇怪的想法。

    就算是磨牙放屁又怎么了,关他什么事儿啊,她想到这里,底气就起来了,掀开被子,她就从床上下来了。

    “给我出去,一个大男人,待在女生的房间算什么。”

    欧阳和月有点儿恼羞成怒。

    只可惜她不是王南溪的对手,她虽然比南溪大,但是他却比她人高马大。

    他挡在门口就是不走,眼神冷漠的看着她,“你不是在这里还债的么,是我哥的贴身秘书,那么我哥刚才起来了,没有早饭可以吃。你是不是要负责?”

    欧阳和月愣住了,原来是因为这个。

    是啊,她昨天晚上是怎么回来的,谁送她回房间的?苏南歌起床没有早餐,这么说他昨天晚上回来的。

    “哦!”

    她看了王南溪一眼,“昨天”

    “噢”

    王南溪目光躲闪的看向别处,“昨天晚上你睡着了,所以就送你回房间了。”

    “好了,赶紧做早饭去吧。”

    王南溪模棱两可的说着,就是没说出来是谁带她回房间的。

    欧阳和月见此,想要追问,却也没有办法追问下去了,听他这么说,看来是他送她回房间的了。

    “谢谢。”

    欧阳和月说完,就赶紧下楼了。

    苏南歌正在客厅里坐着,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服,一双大长腿正搭在茶几上,电视开着,他似乎在看新闻。

    欧阳和月看了他一眼,他没有看她,似乎很专注的看着电视。

    既然他没有赶自己走,那么她就借坡下驴吧,自己跑出去的这件事儿就这么过去吧,她到厨房去煮了稀饭,是小黄米粥,她听说黄米养胃。

    顺便煮了三个鸡蛋,弄了一点儿小菜。

    她摆好早餐,犹豫着怎么出来叫他吃饭。

    犹豫不决的站在厨房门口很久,看了看苏南歌,她的嘴就张不开。

    她和他的关系此时变的这么微妙,而且他们两人好像很久都没有回到古代了,看起来回那边的同道似乎关闭了。

    这样的话,她时不时真的再也不能够享受到皇妃的待遇了。

    不过即便是回去,她也不能够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皇妃了。

    毕竟那边的朝代,不知道更换了多少了。有时候她甚至在想,万一这个通道一直不关闭,哪一天就这么到了现代,那岂不是有两个她吗?

    他的侧脸是那么的好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欧阳和月竟然也喜欢看现代中他的样子了,虽然没有古代那么英俊,但是靠金钱堆积出来的帅哥,其实也丑不到哪里去,最基本的气质还是在的。

    “咳咳”

    王南溪端着一杯咖啡,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面前的,看着她看苏南歌出神,他不得不出来打断。

    “早饭做好了,快过来吃吧。”

    她的声音故意提高了一个分贝,为的就是让苏南歌听到,这样他自己过来就不用自己过去叫他了,如此尴尬就少了许多。

    “什么早餐啊,我可不想吃稀饭了。淡淡的没有味道。”

    王南溪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餐桌旁,但是眼前的小米粥,还有惨兮兮的白煮鸡蛋,加上两碟小菜,怎么看,怎么都像是落魄到家了。

    “这饭怎么吃啊,欧阳和月你是诚心虐待我们的吧。”

    王南溪大声嚷着,那声音凄惨无比。

    只可惜苏南歌坐在那里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他依然眼睛不眨,头也不偏的看着电视。

    欧阳和月的脚,往前迈了几步,可是腿上就像是绑了铅球,她怎么也走不动。

    “内个内个”

    她嗫嚅着,不知道怎么办。

    王南溪看了欧阳和月一眼,似乎感觉到她的为难,他拿着一个白煮蛋,走到门口,在她的脑袋上轻轻的敲了一下,“说,这怎么吃。”

    “哥,小月早饭煮好了,赶紧过来吃吧。今天早上的可是大餐,非常丰富。”

    说完他冲欧阳和月做了个鬼脸,小声在她耳边说道,“最有营养的就是这鸡蛋了吧。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我不管一会儿你给我做点儿其他好吃的。”

    欧阳和月哪里听到他说什么,只是在观察苏南歌的反应。

    好在南溪的声音够大,苏南歌这次没有再假装没有听到,他站起身来,走向厨房,他擦过欧阳和月的时候,看都没有看欧阳和月一眼,直接进了厨房。

    欧阳和月站在那里,稍微尴尬了一下,但是却觉得这样也好,毕竟还好没那么尴尬。

    苏南歌早就听到早餐煮好了,不过他那个时候还在看一条新闻,现在新闻也播完了,他也正好饿了。

    黄米粥,养胃,看起来她还是用心了。

    因为几天前他随口对朋友说了一句,胃不好,有人提议喝点儿小米住养胃,没想到她就记住了。

    看这桌子上盛好的稀饭,他坐下就吃,却没有王南溪吃的那么痛苦,他倒是吃的很香。

    欧阳和月只是站在旁边,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坐下一起吃,还在犹豫就听到王南溪在那里喊,“过来一起吃啊,不然冷掉了。你做这么多,我又不喜欢吃,你可不要浪费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