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92笔趣阁小说网

192笔趣阁

正文 第七百八十九章 蜉蝣

手机阅读  |  作品:妃常霸道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溢美

    “哎,哎,别乱动。”

    法师光顾着护着她,怕她摔倒了,都忘记手上拿着红酒了,这被欧阳和月伸手一抢,她才想起来。

    “干嘛啊,我帮你拿啊。”

    欧阳和月的头有点儿晕,原本就只是好心的想要帮法师拿酒,她都已经忘记了,那瓶酒已经被她砸掉了。

    女法师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拿着红酒,她哪里抢的过欧阳和月啊,一不小心就被她抢过去了。

    欧阳和月将红酒拿到手,或许是因为喝了酒,开始由法师拿着的红酒到了她的手上,她只觉得酒瓶好重啊,结果红酒只到她的手上不足一秒钟,就只听的“啪!”的一声,这瓶红酒也殉葬了。

    女法师算是死了心了,看来今天晚上这红酒的克星是皇妃了。

    欧阳和月甩完红酒,转而就忘在脑后了,她摇晃着过去坐在桌子旁边,开了一瓶啤酒,“来,继续,这个酒好像也算不错哦。”

    “皇妃,你慢慢喝,我……”

    她刚想要说,她去再拿瓶红酒来,反正有了她这一闹腾,这红酒不喝留着估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她给祸害了。

    但是刚才她说去拿酒,皇妃就非要跟着,结果葬送了她两瓶好酒,现在她可是吃一堑长一智,她起身说,“我去洗手间,你慢慢喝。”

    “要不要我陪你。”

    欧阳和月咕咚咕咚的又喝了半瓶啤酒,她表面看似高兴,事实上,内心根本就不开心。

    苏南歌要结婚了,她和他领证难道真的只是一个幌子吗?他对她难道就真的没有一点儿真心实意,她才被绑架脱险没几天,就因为她不辞而别,他就已经开始花心了。

    伤心的时候喝酒,会很容易喝醉的,开心的时候喝酒,或许也会醉,但是现在醉的更快。

    等到法师拿酒回来的时候,她已经醉成一滩烂泥了。

    “苏南歌,你是真的要结婚了吗?她好看吗?”

    欧阳和月看着法师,恍惚中她变成了苏南歌。

    这才几天的时间,她看起来没有想到他,没有念叨他,但是事实上,她每天都在想他。

    思念这种东西,就像是荒野里的野草,你越是想要铲除它,它就越会肆无忌惮的疯长。

    越是想要忘记,就越不能够忘记。

    他还记得他们刚刚来领证的时候,是去了北京,说是去探望爷爷的,但是他们根本就没见到爷爷,反而在北京好好的玩儿了一次。

    她一直都很想去北京的,那一次算是圆了她的梦,那次她都当成了新婚旅行了。

    可是那么多的快乐,仿佛还在昨天,他对她的好,他说的话,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在昨天,欧阳和月嘴角微微勾着,伸出手来,在女法师的眼前触摸,离她的脸很远,她的指尖不能触碰到她。

    “你爱她吗?”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问出口,眼泪就瞬间充盈了眼眶,鼻子一酸,泪水就滚落下来。

    爱情真的是杯很苦很苦的酒,她为什么迟迟都不能够看出来,看清楚,看明白。

    “你不说话?”

    她眼眸垂落,又喝了一杯。

    女法师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并没有阻止她,在她的眼中,如果心中有苦,那就说出来吧,哭出来吧,不要一个人逞强,硬憋着,那样久了,会出硬伤的。

    以前她是皇妃,承担了那么多,反而将爱情看的很淡,而如今,她只是个平凡的女子,却将爱情看的那么重。

    殊不知,这人生短暂的百年,在她的眼中,不过是扎眼一瞬间。

    这千百年来,她看多了生死离别,爱恨情仇,可是这一切,到最后,全都是空的。

    不管人生在世,活的有多苦,过的有多逍遥,苦也好,乐也罢,在她的眼中,都是苦的,都是如同蜉蝣一般,朝生暮死。

    只是,皇妃,小月,这是她在乎的人,老朋友。

    这种感觉就像是找到了自己的家人,她已经太久没有这种家人的感觉了,活的太久,其实也会寂寞。

    “我一直都知道,围在你身边的人有好多,好多。”欧阳和月最严朦胧的看着她,她的脑海中,还有刘蓝心的笑脸,她对她说,她才是苏南歌的未婚妻。

    她还记得苏南歌的妈妈说的话,她说,他们要的儿媳妇,是家庭样貌身材学历样样都好的。

    可是她哪一样也不占,哪怕是有一样也好啊,这样就算是苏南歌说爱她,她也有相信的理由。

    “我没身材,没学历,没长相,没家庭,你说喜欢我。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欧阳和月不止一次的这样问过他,可是他的答案,从来没有真正的让欧阳和月记在心里过,因为她知道,一切不过是敷衍。

    她还看到网上很多粉丝,都留言要嫁给苏南歌,很多富二代,富一代,她还记得有女孩子专程包机去机场接他。

    比她漂亮,比她有钱的比比皆是,她也想不通啊,为什么爱她。

    “小月!”

    看着痛苦流涕的欧阳和月,法师似乎猜到了为什么,因为苏南歌要结婚的消息吗?她这个傻瓜,怎么就不会想想,苏南歌是要和她结婚呢。

    因为当年是她测出来的,王和皇妃才是真正的命理相合,天造地设啊。

    她也相信,王还是记得这些话的,不然的话,还是会有悲剧发生的。

    “谁叫我?是谁?”欧阳和月有些迷糊,被法师一叫,她倒是稍微的有些清醒了,“我好像听到有人叫我,好像法师的声音啊。”

    她喃喃的说道,“不过,怎么可能,不可能的。”

    说完她扑通一声,趴在桌子上醉的睡过去了。

    看着她这个样子,女法师的心情也很糟糕,她一个人喝了很多酒,不过她不会醉,酒量早就练出来了,这么多年,那么多的孤独的岁月,都是她一个人熬过来的,也曾经有过家庭,也曾经生过孩子。

    但是一切的一切,都是尘归尘,土归土,她的后代也早都已经入土百年了。

    看透了生死之后,不再对那些虚无的东西有热情,她已经好几百年没有结婚过,有过家人了,因为她最怕看着自己爱的人离去,消失。

    而此时看着被爱情折磨的欧阳和月,她的心头微微的泛着丝丝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