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92笔趣阁小说网

192笔趣阁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要带上面具

手机阅读  |  作品:妃常霸道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溢美

    “你过的还好吧,有没有交往的对象啊。”

    欧阳振华还是觉得,就算是女儿和苏南歌分手了,她若是知道他要结婚了,或许还是会难过的,不过好在她人在国外,这件事儿暂时不会知道。

    “好啊,交往的对象啊,这个不急,我想先忙工作,充实自己。”

    欧阳和月伸手抚摸着肚子,她的工作就是好好养护这个小生命,将来和她相依为命的最重要的人,除了爸妈又多了一个人。

    “好啊,好!好好工作吧,别担心我和你妈妈。”

    欧阳振华此时的心情十分的复杂,作为一个父亲,不管对自己的女儿怎么严格,他内心的深处,都是希望他的女儿可以过的幸福。

    他反对她和苏南歌在一起,无非是因为当初王志致派人找过他,当初他都已经答应苏南歌了,同意他们两人交往,但是自从见过那个人之后,他就知道,像那样的豪门,女儿嫁过去会受欺负的。

    现在好了,看起来女儿似乎已经放下了,他也就放心了。

    “爸,妈妈呢?”

    欧阳和月到这会儿才觉得爸爸这个电话打的无来由,她突然有点儿担心,该不是家里出什么事儿了吧。

    一阵恐慌袭上心头,自己不在他们身边,两个老人家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家里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欧阳和月突然紧张起来,法师最近是不是也没去看看她爸妈,不知道她家中出了什么事儿吗?

    “哦,不是,你妈妈跳舞去了,社区广场舞比赛。你妈妈是领舞,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妈妈爱跳舞,早早就出门了。”

    欧阳振华突然意识到,自己早上可能是太过于紧张了,现在想来也是,既然两个孩子早就不在一起了,苏南歌生什么事儿,关他们家什么关系啊。

    他可能是太担心女儿了,所以才有点儿神经兮兮的,搞的女儿担心就不好了。

    “哦,这样啊。爸爸你吃早饭了吗?”

    “吃过了,你妈妈早早做好了。好了,爸爸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打个电话问问你最近过的怎么样,知道你过的好,爸爸就放心了。有什么事儿,打电话给我和你妈妈说,在外面遇到困难,别自己一个人扛着。”

    “知道了,爸爸。”

    欧阳和月还没说完,欧阳振华就把电话挂了,他生怕自己这不会掩饰情绪,再让女儿起疑心。

    “哎呀,老爷子原来也是性情中人啊,想我了。”欧阳和月从秋千上下来,嘴角微微勾着,心情更加舒畅了,“我说我是性情中人,原来这个也是遗传的啊。”

    太阳已经变的炽热,炙烤着大地,暖暖的,她也没有采取防晒措施,在外面待久了会晒到的。

    她慢悠悠进了屋子,法师才从楼上下来,今天她要去打高尔夫,天气不错,更重要的是,今天她喜欢的明星约的她,她当然要去了。

    不过她还没有将这个告诉欧阳和月,生怕她吵着要去。

    “打开电视看看,今天有什么好消息。”

    法师原本以为,电视里头条应该是,今天有一场盛大的高尔夫比赛,因为很多明星参与,会上头条,结果电视一打开,调了几个台都是广告。

    她一边拿了蒸糕吃着,一边又调了一个台,“这满天飞的广告,真是要命。广告费收那么多,也要别虚假宣传坑人啊,结果虚假广告满天飞,还占用着别人宝贵的时间。”

    一边不满的唠叨着,一边选着频道。

    “体育频道是哪个来?”

    “找什么急啊,平时也不看体育频道啊,慢慢找就是了。”

    欧阳和月洗了手,也坐过去了,她早饭是吃过了,因为法师起的晚,厨房里的人又给她做的。

    但是怀孕的人嘛,特别是作为吃货的欧阳和月,看到吃的总是嘴馋,她坐过去,帮忙吃了起来。

    “哎?”

    法师伸手护着那盘糕点,“这个是我的早餐啊。你可不能吃,吃那么多,小心长肉。”

    “干嘛那么小气,我就吃一个。”

    欧阳和月嘴上这么说着,却是冲着那一盘去的,问着一股橙子的香甜味儿,她早就流口水了,一个怎么解馋。

    看着法师护食的样子,她真想鄙视她,“哎呀,你不是要看电视么,吃饭看电视不好。”

    她伸手去拿遥控器,想要将电视关掉,结果一不小心按了一个键,直接就跳了频道。

    “这是苏氏集团素总裁个人生活,第一次被披露这么清晰,看到刘蓝心网络上的图片不难看出,他们两人已经同居了……”

    主持人圆润的嗓音传来,起初欧阳和月根本没在一听,正准备将电视关掉的时候,看到了一张被放大的图片,图片里有一个女子,头凌乱,眉眼迷离,而她的身后桌子上摆着的是苏南歌的照片。

    谁的家中会在床头柜上,摆放苏南歌私人照片。

    这个女人欧阳和月认识,是刘蓝心,而这个房间,她也认识,是苏南歌的卧室。

    法师也是才看到,一看到这个画面,她尴尬的伸手去抢夺遥控器,一下子将电视关掉了。情况是怎么回事儿她也没弄清楚,但是却先安慰起欧阳和月起来。

    “这些个狗仔就这样了,喜欢乱把一些东西,胡乱的串联,然后捏造事实,吸引眼球,你可别信。苏南歌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这一定是刘蓝心的杰作,就是为了混淆视听的。”

    或许法师才是最了解苏南歌的人,她知道他的心里头一定是装着欧阳和月的,但是她不明白这个刘蓝心是怎么出现在他的房间的,而且那一地的凌乱的衣服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如果说他们孤男寡女两个人,在那个凌乱的房间里,没做过什么的话,她都不会信的。

    她都不信,她现在却要劝说欧阳和月相信,相信他们两人什么都没有,也的确是为难自己了。

    欧阳和月只觉得胸口一阵紧,有些难受,但是脸上却什么都没表现出来,她一定要带上面具,毕竟她表面上已经放下他了,而且还很大度的跟他分手。

    “你干嘛啊,紧张兮兮的,不就是一张照片嘛,至于啊。这是真的又如何,是假的又怎样,你怎么这么紧张。”

    她笑笑,趁机从法师疏于防御的手下抓了一块糕点出来。

    “哈哈,我拿到了。”她一边笑着,一边举着蒸糕,得意的冲法师笑着,就好像刚才生的事儿与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