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92笔趣阁小说网

192笔趣阁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她心里清楚

手机阅读  |  作品:妃常霸道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溢美

    电话那头王致志说了很多宽慰他的话,他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如果是以前,或许他还会为了别人放弃自己的幸福,毕竟他从都是受那种思想熏陶的。

    可是现在,他和欧阳和月从古代到现在,经历了那么多,同生死,共患难,这辈子他只爱她一个人,不管她是贫穷还是富有,这一切他都不在乎,她没有的他都可以给她,而他,要的只是她这个人而已。

    就算是当初法师不说,欧阳和月是他命中注定的那个,恐怕他也还是会喜欢上她的。

    记得当初第一次在人群中见到她的时候,那一眼,那一瞬,他就知道,真正的爱情降临。他喜欢她无关风花雪月,只是心动。

    挂了爸爸的电话,苏南歌忍着痛想要从病床上起来,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

    王南溪穿着一身休蓝色的闲装,手里拿着一束花,坏笑着站在门口。

    “醒了?”

    看见他正在痛苦的挣扎着,想要从床上起来,他只是在门口看着,笑着。

    “医生说你虽然没有受到严重的伤,但是依然要在床上躺一段时间来修养的。所以我劝你,乖乖躺着吧。”

    王南溪大步走进来,将花随手放在了旁边,他看了一眼花瓶里已经插着的鲜花,嘴角一勾,“看来有人来过了?是谁呢?让我猜猜。”

    苏南歌根本不想理他,他脸拉着一点儿表情都没有,即使身子很疼,他也强撑着半躺着,假装伤的没有那么厉害。

    “你是来看我热闹的吧,看到了,你可以走了。”

    苏南歌冷漠的下着逐客令,如果记忆没有回来,他还是跟这个弟弟相处的不错的,毕竟他脑海里没有装太多的东西。

    “这么快赶我走?”

    王南溪笑笑,一只手插进口袋,另外一只手捏着花瓶里一朵花的花瓣,“这话不错,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蓝心来过了吧。这话应该是她买的,她现在对你可真是上心啊。以前的你可是没有这种待遇,都是你买花给她,而且她需要做的就是接到花之后,假装喜欢,你一转身,她就会……”

    就会随手扔进垃圾桶,可是他没有说出来,即使知道哥哥似乎已经现了刘蓝心的本性,他还是不能够说她的不好,至少他还是希望哥哥能够跟她在一起,这样就会成全自己和欧阳和月。

    他华峰一转,“你以前买的花,估计可以摆满整个医院了,终于在现在赢得美人芳心,实在是可喜可贺啊。”

    他还不知道哥哥已经因为这次车祸,暂时失去的记忆全都回来了,今天即使他不提当年的事儿,他依然也还记得。

    刘蓝心从来就没有爱过他,不过是一直以来都在利用他,她以前喜欢的人,都是可以让她出风的人,以前的自己不过是长的好看,家里有钱而已,可是并不像现在一样,因为很多事情,得到了社会的关注,甚至都快要成为网络红人了。

    这个时候他身边根本不缺女人,甚至那些个三线的小明星都是比比皆是,只是他还是他,很容易跟女人传出绯闻,他也从女人的身上知道了太多,才明白自己当年的爱,根本是喂了狗。

    “你说够没有?”

    苏南歌冷漠的看着他,这个弟弟从他失去记忆,就一直在撮合自己和刘蓝心,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原来他对自己的不是关心,只是为了他日后方便。

    想到这些,他心中微微泛着苦涩,亲情,还有亲情吗?

    原来剩下的不过是尔虞我诈而已。

    “哥,你怎么了?我不过是和小月有了孩子,你至于这么生气吗?”

    王南溪依然笑着,他伸手摘下一个枚花瓣,嘴角微微勾着,戏谑的笑容,让人看了有种挑衅的味道。

    “你不爱她,就不要再霸占她的时光,霸占她的心。何必呢?你放过她,让她可以和爱她的人在一起,这样不是很好吗?”

    他转头盯着哥哥的眼睛,他今天很不对劲儿,跟以往有些不一样,难道真的被自己打击到了?

    “既然小月怀了我的孩子,我就该对她负责到底。你还是放手吧,跟她离婚,成全我们。”

    王南溪拉了把椅子,坐在床前,今天这件事儿,虽然不太适合在他刚刚车祸醒来的时候谈,但是他现他们现在的关系,不谈这个似乎也没有话可谈了。

    病房里很安静,苏南歌一直都不说话,气氛凝滞仿佛到冰点。

    走廊里传来人来人往的嘈杂声,苏南歌只是盯着弟弟,那目光中突然闪过一丝笑意,王南溪被那笑容惊了一下,心脏仿佛都收缩了,好像是被人暗算了一般。

    果然苏南歌开口说道,“谢谢你有心照顾我的女人,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孩子是我的。”

    王南溪的手猛地攥紧,他想到了,他早就该想到孩子会是他的,除了他欧阳何月的心里好像还没有别的男人进去过。

    可是既然是这样,他们为什么会分开,他为什么不马上跟她结婚,她还要偷偷的隐瞒那么长时间。

    他应该是不确定,如果确定的话,昨天就不会让自己和欧阳何月那样走掉。

    想到这里,王南溪起身笑着回望着苏南歌,“哥,想要孩子自己去生啊,我的孩子还是我自己养好了。你可真是有意思。”

    说完他转身就走,“我突然现,我跟小月的婚期也要提前,忘记告诉你了,小月答应我的求婚了。你这样幻想孩子是你的,我真的是觉得很无奈。孩子是谁的,我想小月应该很清楚,她不只是爱你,当你不爱她的时候,别忘记,总有爱她的人陪在她的身边。”

    苏南歌听到这里,有点儿失去理智,难道孩子不是他的?

    “你这个混蛋,谁让你碰她的,她是你嫂子!你这个畜生!我们是不会离婚的,你知道重婚是犯罪。”

    苏南歌突然觉得自己好失败,好无力,她竟然答应了他的求婚,这怎么可能,这一定是他拿来激怒自己的,他一定不能够上当。

    心里头这样告诫自己,可是他还是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他觉得好像小时候,自己心爱的玩具被人抢了一样,心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