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92笔趣阁小说网

192笔趣阁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花烛夜

手机阅读  |  作品:妃常霸道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溢美

    温柔似梦乡,她轻轻的喘息着,感受着他雨点般的吻,好久,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是踏实和幸福。

    她闭上了眼睛,默默接受着他的掠夺,他时而温柔,时而霸道,最后直接将她的手中的酒杯拿过去放在桌子上,然后打横一个公主抱,将她抱起来慢慢的走进房间。

    在柔和的光线中,四目交接,那炽热的浓情化都化不开。

    他将她放在铺满花瓣的大床上,身子俯身上来,看着他这个样子,欧阳和月想到了古代的时候,他们被追杀的时候,几次逃生,几次的面临危险,即使平日里多么喜欢斗嘴,可是在那个时候,两人彼此心中,只是想要留住永恒,住进对方的心里,即使只能够活一天那也足够了。

    他看着她然后伸手按了遥控器,房间里的光线瞬间暗了下来,她感受到一张炽热的唇轻轻的堵住了自己的嘴,舌头霸道的撬开了她的芬芳,肆意的掠夺者,一阵阵的喜悦的快感充斥着全身,她不由自主的伸手攀上了他的后背。

    他的吻顺着她的脖颈一路吻到锁骨,那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呻吟起来,“嗯……”她忍不住发出了声音,这好像更刺激到了他,他的吻更深了,轻轻的吸允着她胸前一片美好,手轻轻的滑过她光滑的肌肤,一寸寸一缕缕,挑逗着她全身的神情。

    她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变的极为敏感,在他的挑逗下,变的欲、火难耐,伸手紧紧抚着他的坚实宽厚的背部,“嗯……”

    嗓子里发出连她都觉得娇羞的声音,她也不想的,这的多丢人,显得她多么的欲、望难忍,可是他撩拨着她的身体,是她的身体变的极为敏、感,控制都控制不住,她能够感觉到,他的吻变的轻柔了,轻轻的吻着她脖子上的肌肤,似乎不想给她覆盖上更多的草莓印。

    可是这样的吻却让她在酒精的作用下,想要的更多,她的睡衣已经被解开了带子,胸前的美好全都展露出来,她感受着他的手,从她的腿上腰间慢慢的滑上来……

    她颤抖着,跟他紧紧的相拥在一起,这好像第一次的时候,前所未有的幸福……

    一夜折腾,不知道醒来几次,要了几次,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欧阳和月是闻着奶香味儿起床的。

    浑身有些酸疼,好像做了一天苦力一样,浑身如同是散了架儿,她睁开眼睛,就看到苏南歌端着一杯热牛奶站在她面前。

    “起床,吃点儿东西,然后把牛奶喝了。我们准备一下要出发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洗漱完毕了,白色的t恤随意的扎进短的花裤里,他的精神看起来不错,笑笑的附身下来,他已经刷牙了,带着清新的口气,在她的耳边说道,“起来吧,起来就好了,昨天晚上表现不错,再接再厉啊。”

    她开始没听明白,等到看到他坏笑的眼神之后,才反应过来,这个家伙是说昨天晚上,一想起昨天晚上,她的行为似乎有些过于赢当了,她的脸不禁一下子红了,然后钻到被窝里,“好了,你出去吧,我一会儿就起来了。”

    “怕什么,什么我都看过了,还有什么不给我看的。”

    看着她像是个娇羞的小媳妇,想着她昨天晚上撩人的样子,他感觉到自己又有反应了,这个撩人的小妖精,大清早的可不能够再来一次了,那可真的晚点了。

    “你是个坏蛋。”

    欧阳和月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马上像是只长满刺的刺猬,立时就刺了出去,“就像你的我没看过一样。”

    说完她就后悔了,这可真是,她好像掉进了他的套路,自己什么时候脸皮这么厚了,虽然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可是她还是很传统的女孩子好不好,没有外面那些扫浪尖一样,很多女孩从中学就已经熟谙两性了,她可是正儿八经的保守派的女人。

    这么说话,她自己都觉得脸红。

    “哈哈,是啊,既然你都看过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那就起床吧,别给自己找借口了。”

    他说着一把拉开了她的被子,一阵凉意袭来,海边的温度还是有些低的,他这个家伙还开着窗子,分明是故意不让她睡了。

    她尖叫着抱着胸前的美好,一把抓到了放在旁边的睡衣,在他看热闹的眼神中,慌乱的裹上。

    “坏人!”欧阳和月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在他的手臂上掐了一把。

    “啊!”

    谋杀亲夫了,他夸张的做出痛苦的表情,大声喊着。

    欧阳和和月突然想到,家里有管家,这个地方的管家她可不熟悉,不能够给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以后怎么见人啊。她担心被管家听了去误解了什么,到时候就很难解释了,毕竟第一印象很重要。

    她赶紧伸手将他的嘴给堵住了,“不许叫,再叫老娘就地正法了你。”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台词出现在脑海中的,她竟然嘴一秃噜就说了句这个。

    苏南歌哈哈笑了起来,她一米六几的个子,在他一米八二的的男人面前,竟然还敢自称老娘,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好啊,看看谁法办了谁。”

    苏南歌顺手就将她扑倒了床上,吓的她尖叫着,“不行,不行了。”

    她翻了个身,从他的手臂底下钻了出去,然后逃也似的跑向洗手间,“时间来不及了,你赶紧去吃早点,我一会儿就下去了。”

    她将浴室的门给锁上了,心虚的看着镜中的自己,脸红扑扑的好像是刚刚喝过酒。

    分明是自己挑起来的,这些没本事收拾烂摊子了,谁让他昨天太猛了,她还觉得浑身难受,肌肉酸疼。

    苏南歌哈哈笑着,“好了,我先下楼了,一会儿你直接下楼吃早餐,我们出发。”

    苏南歌是个细心体贴的男人,他已经将所有的行李都收拾好了,知道她会手忙脚乱,所以也不用她整理,即使她整理了,他还会担心,她那样的毛手毛脚的,恐怕还要落下很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