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92笔趣阁小说网

192笔趣阁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 给自己借口

手机阅读  |  作品:妃常霸道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溢美

    等到欧阳和月飞机落地的时候,这一天已经过去一半多了,到达日本是下午三点五十,眼看着就要吃晚饭了,欧阳和月顾不上那么多,她直奔苏南歌下榻的酒店,去了之后就打听苏南歌。

    “您好,请问苏南歌先生住哪个房间?”她是正牌夫人,来找自己的老公根本不用偷偷摸摸的,想见她自己的丈夫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同意。

    前台还是上午值班的那位,她这是一天当中的二次听到有人提苏南歌的名字,而且苏南歌这个人在日本也是挺有名气的,一些个娱乐报纸上偶尔会有他的消息,当然花边新闻多一些。

    她看了看欧阳和月,又想到早上那个自称是苏南歌女朋友的女人,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一场宫斗戏就在她的心中上演,这就是正宫抓小三的戏码啊。

    虽然已经明白了但是她还是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您好,我们这里是不允许随便透露客人的**的。”

    “我是他老婆,我找我自己的老公有问题吗?”

    欧阳和月心情不好,但是也没想难为这个前台小丫头,不过她若是再没点儿眼色,她说不定就说话不客气了。

    本来心情就不好,不想在这里还要受到一些离的阻挠。

    “哦,这样的话,麻烦出示一下您的证件好吗?我们做一下登记。”

    前台内心窃喜,觉得自己聪明的都可以做警察了,这样子都被她猜中了。

    欧阳和月一心只想要见到苏南歌,她递上自己的护照,看着法师在旁边冲那个前台挤眉弄眼。

    “给我开一间房,我要住在他们隔壁,半夜听个房什么的挺好的。”法师坏笑着,她自然也知道这酒店的房间隔音当然好,听房都是故意说出来逗乐子的。

    前台听到她的话,不好意思的笑了,她将房卡交到了欧阳和月和法师的手上,等她们都走远了,她们才敢小声的说笑一下。

    欧阳和月拿着房卡开自己房间的门,按道理来说来日本的话,应该去住一下日本特色的酒店,睡一下榻榻米的床。但是欧阳和月不是来观光的,而是来找苏南歌的。

    苏南歌的房间就在她的隔壁,她原本是想要拿到苏南歌的房卡,直接去捉奸的,但是最后的脸面她还是要给他留的。

    就算是他对她已经没有了感情,可是她依然爱着他,只不过是心碎了,她就算是要和苏南歌离婚,也不会将这件事儿闹的沸沸扬扬的,来的路上她已经想好了,因为还要为自己的儿子考虑,她不希望孩子长大懂事的时候,被人家说,他的爸爸跟别的女人鬼混,他爸妈才离婚。

    如果是那样,对儿子太残忍。

    不如就这样悄悄的解决吧,等到外界知道他们离婚的时候,她可以说感情转淡,没感情才分开,如此以来不会伤害到任何人。

    东西放好了,她坐在房间里,细想着一会儿过去敲门,应该怎么说。她很想让自己表现的很大度,就这样跟他和平分手,可是她心中明明就不平,还追踪到了这里。

    她在房间里坐了好一会儿,这一会儿的功夫,却像是一年那么漫长,她想了很多,他们曾经在一起的美好,点点滴滴。

    古代时候的点点滴滴,她不知道苏南歌是不是骗她记忆恢复了,如果是记忆恢复,他怎么能够忘记那么多的美好,怎么如此的狠心背叛她。

    分手其实很简单,只要一方不爱了,就可以下定决心分的彻彻底底的,不再藕断丝连,互相纠缠。

    但是心底若是有爱,就算是再愤怒,潜意识里还是不希望这段感情破灭的,总是会在潜意识里,给对方找一个借口,让自己原谅他,以维护这段感情。

    人们都是这样,真正心狠的人没有几个,能够到分手那一步,也一定是心被撕得千疮百孔,才会舍弃那段感情。

    不然就是,从开始到结束,一直都是将就,根本就没有感情。

    房间里灯光很暗,都是窗帘打开,外面透进来的光线,欧阳和月从进来房间,出了玄关的灯开了,其他地方的等根本就没开,扔下行李,就窝在了沙发上。

    此时她圈腿窝在大大的窝状沙发上,就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靠着沙发背,表情漠然,回忆着她和苏南歌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人不知道是不是都是这样,越是这个时候,其实自己内心是不想要放弃这段感情的,却也要为自己找个借口和理由,证明自己不是懦弱的,比如,此时她的记忆像是故意的,浮现出来的,都是那些苏南歌对她的好。

    一想到那些,她就会心疼,也会莫名的想要原谅他。

    “嗡……”

    微信消息音提示了一下,是有消息进来,欧阳和月不确定是谁,她不想动,也没动,就那么靠在沙发上,思索的累了,就闭上了眼睛。

    “如果爱情只是藏在回忆里,微风一吹思念就会飞……”

    安静的房间里,手机铃声响起,显得特别的吓人,音乐声一直回荡在空气中,欧阳和月原本一动都不想动,突然想起来,好久都没有回家看爸妈了,或许是他妈打来的电话。

    她勉强起身,抓起了手机,可是看到的头像却是苏南歌,他那面带笑容的大头贴。

    他怎么会想起给自己打电话呢,是想要掩饰什么吧。

    “喂?”

    欧阳和月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情绪听起来很是平稳,不想还没有见到他的面儿就跟他吵起来,突然发现自己,越是爱他,就越有质问他的冲动。

    好在她忍住了,忍住了!

    “在家做什么呢?难道是睡了一整天,怎么对老公的行程一点儿都不关心啊,连个电话都没打。”

    此时苏南歌正在日本当地有名的一家餐厅,他刚刚跟客户喝完酒,日本的清酒很是有名,他也被劝喝了不少,客人走后,心情莫名的激动,很是思念欧阳和月,所以就给她打了这通电话。

    一天没有她的消息,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他都会觉得难受。

    甚至他还反思过自己,他是不是太小心眼儿了,所以她还在生自己的气,不该追问她和苏木元的,她有法师陪着,去看的也是老太太,自己真的是多想了,误会她,她还没消气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