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92笔趣阁小说网

192笔趣阁

正文 第五百二十九章 救人

手机阅读  |  作品:妃常霸道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溢美

    隔着电话,欧阳和月都能够听到对方的歇斯底里,看着公鸭嗓子一脸的得意,她知道对方被激怒了,看起来对方很想要见到她,到底是谁呢?

    这个人一定是她认识的人,或许跟她有什么过节。

    跟她有过节的人多了去了,她在脑海里搜索了一番,除了那个自认为她抢了苏南歌的刘蓝心,还有上那些曾经威胁过的她的友。

    不管是谁,反正眼前就是这个状况了。

    看着公鸭嗓子挂了电话,她真的希望这交易失败了,对方不付钱,她才有机会和他们做交易,这样当然是最好的。

    在这样狭隘的屋子里,欧阳和月的嘴还是被堵起来了,她知道对方是担心她求救,毕竟这样的破房子根本不隔音。

    现在胖子和公鸭嗓子就等着前紧张了。

    他们二人坐在那里各自玩儿着手机,看似气定神闲,事实上欧阳和月可以看得出他们的不安,毕竟她是苏南歌的老婆,也是有头有脸的人。

    报警之后,警察肯定是会全力以赴的。

    只是他们还不知道,他们还忽略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法师。

    此时法师并不知道欧阳和月被人绑架,她还捉摸着,什么时候带着欧阳和月的父母去吃大餐呢,毕竟欧阳振华生病之后,需要补一下。

    她是个喜欢到处玩儿的人,始终都不会安稳的呆在一个地方,她知道哪里的东西好吃,吃的玩儿的就是她最拿手的。

    等她在市中心的饭店里,订好了房间,挑选好了菜品之后,这才兴致勃勃的打电话给欧阳和月。

    只是可惜她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在她打第二通的时候,通了,但是接电话的却是苏南歌。

    “我家皇妃呢?”法师伸手勾着她的长头发,笑眯眯的握着红酒酒杯,她高兴的时候就喜欢喝上两口,这个时候她知道只要是欧阳和月接电话,她肯定会夸奖她懂事。

    可是为什么是王接的电话呢,这个时间,还是大清晨,她不该是手机不离手的嘛。整天的抱着手机玩儿,看孩子的时候,用脚勾着摇篮晃来晃去的,幸亏是亲生的,否则的话日后孩子肯定是会记仇的。

    现在她又跑到哪里去了,法师在心里头有些老大不高兴了。

    “对了,我竟然糊涂了,你一定知道皇妃在哪儿的。”苏南歌的眼前一亮,原本已经死气沉沉的他,抓着手机冲到了外面,有些话是不能够让警察听到的,或许会带来麻烦。

    他到走廊的尽头,急匆匆的说道,“小月被绑架了,刚刚查到地点,可是对方带着她转移了,警察正在带人过去,我现在是担心她会有生命危险。那些歹徒不会束手就擒的,他们若是以她为盾牌,我们该怎么办。”

    苏南歌早就想好了一切,只是担心救不了欧阳和月反而害了她。

    “你说什么?”法师嗓门拉的长长的,什么人这么不要命,竟然敢绑架王妃,这是早死呢。

    她是不是平日里表现的太温和了,让人家以为她家主子好欺负啊,“到底是那个不长眼的,活腻歪了。”

    法师直接就从桌子上跳了下来,光着脚丫子,踩在松软的地毯上,差点儿没把酒杯给捏碎了,皇妃是谁?

    等待了千年之后的她,对待欧阳和月,那就像是自己亲手培育的花朵,好不容易等到她,好不容易看到她的爱情开花结果,有人竟然敢来催残她的花,那简直是不想活了。

    她可是世界上,最最爱花的人,她的话,谁碰了,谁是活腻歪了,她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不要说了,剩下的交给我,别让警察来捣乱。”法师将红酒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挂断了电话,稍微的运用她的意念,她搜索到了欧阳和月所在的位置,感知到了她周围有两个人,这可是把她急坏了,她身边有人,她就担心她有危险。

    欧阳和月坐累了,可是却又没有任何的办法,那两个人看起来比她更加的烦躁,因为胖子的手机始终没有动静,欧阳和月知道对方没有给他们打钱,这个人到底是有钱还是没钱,绑架她的人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欧阳和月猜不透,但是她愿意等,她相信会等到警察,等到苏南歌来救她的。

    “大哥,对方不会打钱给我们了,我们还等吗?”

    公鸭嗓子说完,将手机一关揣进兜里,刚才他虽然在玩儿游戏,但是心一直都不在上面,终于等了十分钟他憋不住了,“臭婊子,就他娘的是个骗子,三万块钱就像将我们打发了,还不够老子抽几回的。”

    说完他看了胖子一眼,似乎有些后悔这些话一出口,他就显得老实了许多。

    果然胖子瞪了他一眼,“你给我闭嘴!”

    “唠唠叨叨,你他娘的真够烦人。”胖子打开手机的信息看了几眼,一个通知的短信都没有,他又打开支付宝,一毛钱也没进来,胖子的手哆嗦着,看得出来他很生气,可是又不想在欧阳和月面前表现出来。

    他强压着怒气,对公鸭嗓子说道,“过去给她把毛巾摘了。”欧阳和月的嘴里被塞着她自己的手帕,那块她最喜欢的,绑在手腕上的手帕是苏南歌从国外带回来给她的。

    那条手帕是真丝的,苏南歌在七夕那天送给她的,那是她最喜欢的手帕。

    “把手帕还给我。”欧阳和月的嘴巴刚刚得出空闲,她就迫不及待的说道,因为那个公鸭嗓子,将她的手帕给扔在了地上。

    “哼,还要手帕,你要命不。”

    公鸭嗓子斜着眼睛看着她,那也一脸的不怀好意,似乎是将对方给他们的怒火发到了欧阳和月的身上。

    “你要钱还是要命。”

    欧阳和月冷冰冰的看着他,死她不是不怕,而是担心孩子没娘,苏南歌没有她,爸妈没有她会怎么过后半生。

    她是个孝顺的孩子,是个善良的女人,总是会想到别人。

    “那个臭婊子说给钱,可是钱呢?他娘的就给了三万块钱三”他说着说着,他的身体开始抖了起来,哆嗦着就像是得了癫痫病,“三万块钱能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