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92笔趣阁小说网

192笔趣阁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六章 过于平静

手机阅读  |  作品:妃常霸道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溢美

    听了爸妈在国外的经历,欧阳和月真是羡慕这两个老人家,出门的时候都有法师的朋友照顾,这让她省心不少,更让她觉得放心的是,爸爸看起来胖了,也更加的有气质。

    “我跟你说啊,待会儿南歌回来,我得给他提个建议。”

    李玉兰吃着女儿从婆婆家带回来的水果,依然不忘滔滔不绝的讲着她的见闻,

    “我要跟他说,钱一天是赚不完的,而且要那么多钱干啥啊,这得趁着还能走路,出去转转啊。看看外面的世界,这才是人生啊。一辈子窝在一个地方,为了那口吃喝,有啥意思啊。”

    李玉兰虽然说的有几分道理,可是她却也不明白一个男人的压力,哪里像她想的那么简单,没有钱可是哪里都去不了的,谁还不知道享福啊,问题是当你四面都是敌人的时候,你还不居安思危的话,那很快流落街头的就是自己了。

    到时候可真的是自由了,到处流浪,环游世界了。

    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啊,有人追求自由,有人追求金钱,有人没钱追求自由,穷游。有人有钱有闲,自在的游。

    反正想要得到,总是要有舍去,舍得,这不是没有道理的,就好像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一样的道理。

    “妈,南歌早就出去转过了,很多国家他都去了。再说了,我喜欢有进心的男人,他现在有自己的理想抱负,正在事业的发展期间,就这样拉着他出去玩儿不太好吧。我可不想做那个拖后腿的人啊。”

    欧阳和月说这话的时候真的很违心啊,她其实一秒还想着一定要月苏南歌出去玩儿的,但是妈妈这样说了,她反倒持反对意见起来。

    “你们这叫没脑子,不会享受生活。”

    李玉兰将果核扔进了垃圾桶,伸手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然后一副教授模样的看着欧阳和月,“妈,作为过来人,完全有资格说这种话。”

    她已经做好准备了,准备做一番长篇大论的演讲,身子斜靠在沙发,一直胳膊拐在扶手。

    “得了吧你,别自己不成功,总来扯孩子们的后腿。年轻然就该有闯劲儿,哪能现在就活的跟七老八十一样,一点儿活力都没有,整天的就想着怎么玩儿怎么吃。”

    欧阳振华白了老婆一眼,这个女人这些日子在外面别的没学着,就学会了及时行乐。

    “你说孩子现在不创业,就是每天这样玩儿,哪天钱花完了,人也老了,也没有能力闯荡了,你说他们该怎么办?是你有巨额遗产要留给他们呢,还是他们自己赚到了花不完的钱,可以先在退休呢?”

    这一番话说到了欧阳和月的心坎里,她何尝不想出去玩儿啊,保姆的孩子出事儿回家之后,她就一个人带孩子,一个人在家,其实也是很苦闷的。

    看到闺蜜朋友圈儿晒的照片,不是出游的就是泡吧的,好像每天都是多姿多彩的生活,这让她更是觉得自己就像是一直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当然也不至于,苏南歌从来不限制她的自由,她可以做她喜欢的任何事情,只是……此时被孩子拖累着,她只能够待在家里作为好妈妈。

    像爸爸说的那样,现在苏南歌的公司刚刚起死回生,这是多么的不容易啊,这个时候就让他出去玩儿,这不是自毁前程吗?

    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这么做的,她就算是再想出去,也不会做一个不讲理的女人的,男人在外面打拼,要的就是家里有个稳定的后方,她必须是他稳定的后方。

    就算是所有人都不给他力量,她也必须是他的动力源泉,夫妻,夫妻就是这样的,不只是享福,而且要共同成长。

    相互陪伴成长,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

    “你个死老头子,你懂什么。你好像很懂一样,这次出去不是玩儿的也很嗨。”

    李玉兰虽然嘴不饶人,但是已经也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对了,可是她是李玉兰啊,怎么会轻易的低头认输啊,“你和那个金发碧眼的女人到底有什么,看看她每天打扮的那个妖艳,在你面前跳那个什么舞蹈来?”

    “哼,还不就是仗着自己年轻,不然脚还掰不断,要不然谁的脚步能够掰到头顶啊。”李玉兰不以为然,却也不想想,然加练舞蹈的这是基本功啊,要是连这个都做不到,那还叫什么舞者啊,就算是初级入门的大概也能够劈个腿什么的。

    “哼,你跟她眉来眼去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她假装吃醋,还跟欧阳和月面前这也算是告状了。

    “你这个女人,满嘴跑火车,能不能不要在女儿面前胡说八道的。”欧阳振华可是个正经男人,他大概是正经的一个男人了,当年有人借了欧阳和月家的钱,说什么都不还。

    可是欧阳和月家里急着用钱,他就每天去要,结果欠债的那个人就让他老婆在家招呼。欧阳振华可是没有坏心思的人,自然不知道人家留他老婆在家的用意。

    当女人说当家的不在家,让他等等的时候,他还真的傻乎乎的在那边等,结果那个女人去了一趟卧室,出来的时候,身的衣服已经脱了一半了,露着半个肩膀,再往下就有点儿不堪入目了。

    她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到欧阳振华面前斟茶倒水,欧阳振华一看那个架势,直接水都没敢喝,爬起来就走人了。

    那个事情,他想起来都觉得那个女人不可理喻,竟然想要用美色来诱惑他,太侮辱他了。

    所以,不管是谁在外面有花边新闻,欧阳和月都不会相信她老爹会有,他老爸那叫一个专一,宠了李玉兰一辈子,不管李玉兰是不是霸道专横,是不是蛮不讲理,他都让着她宠着她,一直都是那样。

    爸爸对妈妈的感情,妈妈大概没有了解那么多,可是做女儿的却是看在眼里。老妈这么给老爸抹黑,就算是老爸不辩解,她都不会相信的,倒是觉得妈妈有些小肚鸡肠的,乱吃醋,真的是不可理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