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92笔趣阁小说网

192笔趣阁

正文 第七百七十九章 睛天霹雳

手机阅读  |  作品:妃常霸道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溢美

    ,虽然初春,但是风吹起来还是有点儿凉,苏南歌已经去了好几家朋友的公司了,说是路过去看看,事实上是想要看看有没有适合自己的职位,他想要东山再起,就要再积累力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是闲在家里实在是不妥,他想要找事情做着,让自己没有时间去考虑那些令他难过的事儿。

    几个朋友的公司都去过了,说是朋友,其实真正的朋友没有几个,有钱有势的时候,那些人还可以玩儿在一起,等到没钱没势的时候,谁还认识他啊。

    其实社会就是这么现实,所以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得一知己者足以,一点儿都不夸张。有万千的狗肉朋友,不如一个真心的知己。

    因为担心有不必要的干扰,所以他在每个朋友那里,都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此时眼看着要中午了,他才从一位朋友那里出来。

    朋友推脱着说要请吃饭,可事实上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客气一下,如果是以前的时候,他们巴结他还来不及,早就已经连推带请的带去吃饭了。

    今天只是嘴上客气几句,然后就推脱说有事儿,只好改天。甚至就是说完那些话,他离开的时候,连出门送都没有,比起以前的待遇,他现在更像是一个别人怕黏到的倒霉鬼一样。

    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价值,别人利用他的价值,所以他也就没有了价值,没有了那些所谓的朋友。

    躲进车里,躲开外面那招人厌的风,他掏出手机,才发现欧阳和月给他打了好多的电话,他点开微信,看到了她发来的一条条语音。

    以为她还是跟以前一样,无非是想要知道他在哪儿,跟谁在一起吧。

    他苦笑着,心想着这个爱吃醋的女人啊,伸手点开了一条语音,却传来她声嘶力竭的哭喊声,“苏南歌,你再不接电话我死给你看。”

    “苏南歌,你儿子丢了,丢了,你到底在忙什么。你连儿子都不要了吗?”

    “苏南歌你……”

    他没有去点剩下的语音,因为听到儿子丢了的时候,他就开始慌了,他赶紧给欧阳和月打了一通电话过去,电话却一直都没有人接。

    想到她说她要死给他看,儿子又丢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发生的,儿子不是在丈母娘那里吗?怎么会丢了?

    他必须弄清楚这一切,欧阳和月的电话,他打了一遍没人接,接着打还是没人接,他就直接打电话给李玉兰了。

    儿子丢了,直接责任人应该是丈母娘的吧。

    在派出所里,李玉兰还在哭哭啼啼地,几乎要背过气去,她那个伤心自责是真的觉得世界上只要有后悔药,她砸锅卖铁的也会去买的。

    “我女儿一定不要有事儿啊。一定不要有事儿。”

    她哭着看着晕过去的女儿,心疼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真是作孽啊,我真是老不死啊。我怎么就放心将孩子交给陌生人看着啊。我怎么这么糊涂啊,我真是该死啊。”

    “老人家您先别自责了,我们已经帮你们在寻找了,相信一定会有线索的,您看您……”

    “别哭了,现在哭也没有用,最重要的是打起精神来,发动亲朋好友的找孩子才是重要的。”

    民警们都在劝她,丢了孩子的痛苦,他们是能够理解的,全国上下,一年当中有多少人的孩子被拐跑,又有多少的孩子家长因此崩溃自杀。

    “喂,你好,请问您是哪位?”

    李玉兰已经不能够接电话了,她的手机一直在响,可是她却一直在哭根本没心情接电话,这电话是一个女警察帮她接起来的。

    “请问这是李女士的手机吗?”

    苏南歌有些意外,接电话的竟然不是丈母娘,丈母娘和老婆不会都出事儿了吧,他的心里头咯噔一下,真的是吓的不赖。

    “不好意思,我马上将电话给李女士。”

    那个警察原本想要告诉对方,这里是派出所的,但是有担心自己这样说的太突然,会吓到对方的,所以她将手机递给了李玉兰。

    李玉兰哭着接了电话,“喂……”

    “南歌啊!”

    她一听声音是苏南歌,这刚刚才刹住闸,立马又拉开了,“南歌啊,我对不起你啊,可可丢了,你快找人找啊。”

    她哭的十分凄惨,撕心裂肺,估计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一张脸哭的惨白,这么大年纪了,哭的一直哽咽着。

    “小月呢,她人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苏南歌的心揪了起来,意识到事情很严重,他恨不得现在长了翅膀飞过去。

    “她现在被送往医院抢救呢,刚才晕过去了,还没有醒来。”

    李玉兰看着救护车已经来了派出所,哇的一声,哭的更厉害了。

    苏南歌问清楚了哪个派出所,赶紧开车过去,可是欧阳和月已经被抬上救护车,送去了医院。

    苏南歌的车子和救护车就是擦肩而过,只差了那么几分钟的时间而已,他去到派出所的时候,李玉兰哭的快要背过去了,看到苏南歌更是委屈的不行,那眼泪就是收不住了。

    甚至差点儿给苏南歌跪下了,孩子丢了她的魂也跟着丢了。

    派出所的警察调来了监控,终于发现那个穿着白色夹克的女人,最近一次出现,是在十公里外的一个超市,她似乎买了一些东西,匆匆的往一个巷子去了。

    “我们去抓人,你们……”

    那个警察看了一眼女警察,再看看哭的要背过去的李玉兰,只好说道,“你在这里安抚好家属。”

    苏南歌坚持要一起去,最终也让他一起去了,至少看到孩子的时候可以确认一下,是不是他的儿子。

    在破旧的城中村里,杨梅提着刚刚买来的奶粉,准备给抱回来的孩子泡一点儿,那孩子乖巧的很,不哭不闹的,她很是喜欢。

    如果换做别的孩子,恐怕她早就找胶纸将孩子的嘴给封上了,还会担心他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她也觉得人与人之间还是要讲缘分的,她和这个孩子就很有缘分,甚至打算自己养着这个孩子,不会卖掉了。浏览m,。更多完本 关注微信公众号xbqgxs 新笔趣阁进入首页 很多精彩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