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92笔趣阁小说网

192笔趣阁

正文 第九百四十七章审问

手机阅读  |  作品:妃常霸道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溢美

    夜黑风高,此时的宫殿皇城,却是灯火通明,像是早就安排好了一样,侍卫们举着火把,站成两排。

    苏南歌被他往日的兄弟,被他曾经救过的下属,就这样送进大殿。

    开始的时候他能够理解这些人,可是此时他要面对的是自己的爹,这一世的亲爹,这个爹要杀了他,他的下属为了自己的利益背叛他,对,那个下属说的很对,人都是自私的,高贵的人格,知恩图报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到的。

    他救了别人不图回报,可是也不希望自己救的人来害自己。

    曾经听欧阳何月给他说过一个故事,说的是,人宁可救动物,救一条狗,都不要去救狼子野心的人。你救了动物,动物即使不懂得报恩,但是绝对不会反过头来害你,但是人就不一样了,有良知的或许知道回报感恩,没有良知的就是现在的这些人,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害人。

    此时此刻,苏南歌担心的是欧阳何月和他那府上的丫鬟下人们,他最困难的时候,是他们陪伴在他的身边,不离不弃,如果他死了,最先遭殃的是他们啊。所以这个时候他更真切的体会到,什么是宁教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的道理。

    他不后悔当初救下这些人,即使不是他们,淑妃也会买通其他人,只是,竟然是他们,这就让他很难接受。看着自己往日救下的人,反而拿着刀子捅向自己的心窝,这是怎样的感受啊。

    大殿之上,苏沫已经缓过神来,但是却被淑妃煽风点火的窝了一肚子的气,看到苏南歌进来,愣是将太监刚刚奉上的茶给扔了下去,苏南歌没有躲闪,好在只是砸在了他的脚边,没有烫伤其他地方。

    “微臣给王上请安,今夜之事,微臣自知有责任,一定会仔细盘查,定查处个水落石出。”

    苏南歌看到旁边坐着的淑妃,她那一脸的恶毒表情,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让苏南歌心里头很不爽,他也是人,他曾经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帝王,即使在现代他也是一言九鼎的老总,可是现在却要屈尊于这个女人的面前,看她的脸色生存。

    堂堂七尺男儿,他忍了。

    “你查?”淑妃似乎是担心王上突然心软,答应他的请求给他机会,这个机会她是一定不能给的,因为她太了解苏南歌了,这个人只要你给他机会,他就一定会抓住。

    她好不容易制造了这个机会怎么可能让他再逃脱。

    淑妃冷笑一声,极其嘲讽的看向苏沫,“王上,不过将军说的也是,这不能怪他。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为自己开脱的。”

    “您看现在苏将军手上也没有兵权,您若是让他调查,能不放权给他吗?我觉得真的是太聪明了,就是出事他才有机会啊。”

    “放肆,简直是无法无天,苏南歌我告诉你,你想都别想,这件事情我会派人去查,但一定不是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淑妃看着苏南歌,他不管怎么给自己开脱都在她的算计之中,这一次谁都救不了他。

    “没什么好解释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况且现在我说什么,你都已经安排好了对策不是吗?”

    原本苏南歌想说灭火耽误了,但是他的收下集体反水,就算是他说了又有什么用呢,既然他们是故意安排的,那么也早就已经将现场处理完毕,即使派人去查应该也查不到什么了,如此折腾估计更会让王上加重对他的反感。

    “王上”淑妃突然就撒娇起来,“您听听呀,他这都说的什么话啊,我这都是做了坏人了。刚才还跟您给他求情,刚刚不过是希望他能够为自己辩解一下,他怎么这样想臣妾啊。”

    这个淑妃撒娇的本事可不是盖的,她一边擦着眼睛,一边十分委屈的说道。

    “那就是要南歌哥哥还要谢过淑妃娘娘咯?”

    突然从外面票进来一个邪魅的声音,这男不男女不女的,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苏沫狠狠地吼道,“好大的胆子谁让你进来的,简直是无法无天。”

    自己的十四子已经在死亡的边缘挣扎了,其实苏沫事后也后悔可是他已经将他放逐在那里了,现在后悔是也没有办法。

    现在这个按道理应该排行十三的儿子也要被送上断头台了。

    这竟然又冒出一个儿子挑衅,这简直是挑战他的底线啊,就算是所有的儿子都废了,那么他至少还有和淑妃生的儿子,他不怕。

    虽然强制自己这么想,但是他知道,这始终不是万全的。

    “你也是觉得事情不够大,来凑热闹的吗?”苏沫看着这个长的妖孽般的儿子,若不是因为将来要送他去别国做上门女婿,他可真的不想看见他。

    他的儿子女儿,为了自己国家安定他愿意牺牲送往各个朝廷做人质。

    “给我滚下去。”他大吼了一声。

    因为淑妃点起来的火,如果不能灭掉,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所以苏南歌不想这个兄弟为自己强出头,不要到最后救不了他,再把自己搭进去。

    他看了看对方,这张脸真的是一张妖孽的脸,美的不可方物,只可惜他是个男人,长成这样太过阴柔。

    这就是让欧阳和月沉醉,沉迷的那张脸。

    “这里没你什么事,不要跳进来搅和了,你没那个能力。”

    苏南歌劝他说道,“如果可以,帮我照顾我府上的人,也算是非常有功德了。”这些话苏南歌的声音不大,只够身边的人能听到,而高高在上的淑妃是一个字也听不到的。

    “好。”

    邪魅的脸上一抹坏笑划过,对方也用了只有苏南歌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听说将军府上美人多,将军最好好好的,不然可就便宜弟弟了。”

    苏南歌脸上没什么表情,“你最好祈祷我活着,因为我活着你大概还有机会,我若是死了,你也就只能想想了。”

    “天啊,你不会真那么残忍吧。”

    “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