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92笔趣阁小说网

192笔趣阁

正文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听门口

手机阅读  |  作品:妃常霸道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溢美

    那空碗旁边,还有一些零食,小点心,麻花之类的。小丫头看着这很快空出来的碗,脸都绿了,这是给皇妃吃的,皇妃一口没吃,他倒是不客气的借口尝尝给吃了,这是尝尝吗?

    这碗都空了,还是尝尝,都吃光了!

    可是皇妃没说什么,她一个宫女实在不敢开口,这里还没有她说话的份儿,这是心疼那汤圆啊,那可是御厨经过了好多到工序做出来了,就是那个汤圆的粉,都不知道是筛了多少遍,又细又滑的,里面包的馅儿,那也是精挑细选的。

    他竟然得了便宜还卖乖,吃都吃完了,还说不适合皇妃吃。哼,可不是嘛,不适合皇妃吃适合他,他就给全吃了。

    虽然一肚子的埋怨,可是小铃铛也不敢说出来,只是气呼呼的杵着。

    这个男人看起来风度翩翩仪表不凡的,原来竟也是这般的喜欢占小便宜的人,瞬间,苏离染在铃铛的心目中,那高大好男人的形象轰塌了。

    有时候女人可能也是看脸的动物,可以被帅气吸引,但是若是这个男人很猥琐,那么帅气只会让他变的更加面目可憎。

    此时的苏离染大概在铃铛心目中就是如此吧,只见她双手接着帕子,紧紧的攥着,眼神充满怨气的看着他。

    苏离染全然不顾自己的形象,吃完汤圆之后,毫不客气的开始吃麻花,盘子里就只有两个麻花,他两口吃掉了,吃完还不忘批评几句,“嗯,好吃,香酥脆,就是这个东西吃多了上火,皇妃的身体现在不宜吃,就跟不宜吃不太容易消化的汤圆一个道理。”

    看他那个嘚瑟,吃了汤圆还能够吃的下麻花,那盘子里还有一堆的小点心零食呢,该不会一直吃下去吧,这家伙来的时候没吃饭吗?

    亏他长得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没想到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吃货啊。

    欧阳何月小声的在心里头嘀咕着,可是表面上却不能够表现出来,伸出床帐之外的手,因为保持一个姿势有点儿累了,她就索性缩回被子里了,“神医也不把脉了,那我休息一下。”

    “嗯,这个也不能吃。”

    她话音刚落,就隔着薄纱床帐,看到苏离染刚刚吃了一块,她平日里最喜欢吃的香煎豆腐。

    这都不能吃了吗?其他的她都能忍,可是不让她吃香煎豆腐不行啊。

    “喂,是不是什么都不能吃了,照你这样说,我能吃的东西,只能够喝水了。”

    “就是,就是,皇妃体质需要进补,你这什么神医啊,这也不让吃,那也不让吃的。皇妃的身子怎么吃的消啊。”

    铃铛终于是得上机会说话了。

    “哎呀,我没说什么都不能吃啊,比如说这个……”

    苏离染伸手指着那点缀在洁白光滑的碟子上的一点儿绿意,那是一片菠菜叶子,放在上面是为了点缀的好看的,根本不是用来吃的。

    欧阳何月忍不住探出头去,仔细看了一眼,他说的可以吃的东西,看到那一片绿意,嘴角咧了咧,笑容都要僵在脸上了。

    “你让我吃草?”

    “还要新鲜的草,这不新鲜的还不能够吃,你这个身体需要好好的调理上一年左右,才能够好。体内的毒才能够排净,才算是真正的安全。”

    苏离染又扭头朝四周看了几眼,甚是一副不满意的模样,“这个环境不适合养病啊。若是能够在青山绿水间的行宫,好生的安顿下来,不要为宫廷琐事所烦恼,只是潜心静养,那还会好的快一些。”

    “得了吧你,什么神医啊,我看你就是个骗子。皇妃身体需要休养,这个大家都知道。可是你让她去什么行宫,吃斋念佛,过那种日子,哪里是养病啊。”

    铃铛伶牙俐齿的,她平时大概也没发现,她对一个人产生敌意的时候,说话竟然如此的刻薄。

    “好了,好了,只要病能够好了就行。就怕是你没这个本事。”

    欧阳何月说完,又在床上跳了起来,“这个样的行宫没有。”

    “还有,我要吃好吃的,喜欢的都要吃,你有办法吗?”

    这个听起来很是无厘头,而且是不讲理了。

    “就是,王上请你来是来看病的,不是让你来提要求的,这个那个的什么都不让吃。”

    铃铛终于有机会了,她可是不吐不快。

    “好了,这个地方我知道在哪儿。”

    房门突然打开了,杜衡从外面走进来,他刚才听到了一些对话,对于欧阳何月刚才那无理取闹他也听到了,倒是像是她的作风,什么时候了又这样。

    什么时候都是一副吃为先。

    “谁让你进来的。”

    欧阳红月已经几个月不和杜衡说话了,也不允许他来见她,所以听到他的声音,她哧溜一下钻到了被子里,然后使劲儿的将被子拉起来,盖到头部。

    该死的杜衡,散布谣言说她怀孕的人一定是他吧,不然的话给谁这个胆子,他也没有这个能力。

    散布谣言的本事挺强大,还不让她知道,这明显就是给苏南歌听的,不是他还有谁。虽然知道了这些,可是欧阳何月不能够表现出来,她若是表现出来,苏离染就露馅儿了。

    在苏离染还在宫中的这段时间,她必须十分的正常,虽然她内心也恐慌自己命不久矣,但是还是对未来充满了期待,还是期待和苏南歌在一起的时光。

    “见过王上。”

    苏离染赶紧起身走出屏风,一副十分谦卑的模样,学着宫女的样子,弯腰低头的。

    “免礼,你就是他们口中的神医?”他上下打量了苏离染一番,眼神中透着怀疑,从头到脚的仔细打量,一点儿都没有放过。

    “你有什么高见?”

    杜衡黑着一张脸,刚才说他有那么一处可供欧阳何月休养的人也是他,可是此时好像是什么都没听到的人也是他。

    背着双手,站在苏离染面前,身高上不占优势,只好挺直了胸脯,好在苏离染还知道低头,不然的话他更加不爽了。

    “在下医术拙劣,说的话,皇妃都不信,也不听。在下即使是神医也没有办法。”苏离染摇摇头,一副十分失落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