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92笔趣阁小说网

192笔趣阁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命中注定

手机阅读  |  作品:妃常霸道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溢美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命中注定

    在皇宫里待着的丫头就算是个傻子,也明白刚才苏离染看她的那个眼神,分明就是有事儿怕她,可是她也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她只是一个小宫女,如果出卖主子,就可能跟玲儿一样,落得个自杀的命运。

    她们都是苦命的丫头,她不可能为了别人,出卖自己的主子,也不可能因为别人让自己处于危险之地,所以她很清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这个丫头是这个后宫之中,嘴最严的一个,这也是欧阳和月托人挑出来的丫头,否则她又怎么敢带在身边,跟苏离染说话的时候也不避开她呢?

    就是因为如果她每次跟苏离染单独相处,身边都没有个宫女丫头的话,很容易让杜衡起疑心,这样只要有第三者在,他的疑心病还会轻一些,就算是他调查这个丫头,她也会嘴严,该说的不该说的,她都不用教她。

    “她没关系的,一个聪明的女孩子。”

    这是欧阳和月对这个丫头的定义,她不是一个忠诚的女孩,却定义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孩。有时候忠诚是非常非常的罕见的,聪明却不少见。

    “呵呵,聪明不见得就好,很多就是自以为聪明,自作多情坏事儿的。”

    苏离染说完,看了一眼那丫头,聪明的女人最可怕,他倒是更喜欢傻女人,“你可知道你的父母,你的家人,他们的命也和你联系在一起。既然我可以威胁你,别人也可以。如果有人拿你的命,他们的命来威胁你,换取皇妃在这里的一切消息,你是如何打算呢?”

    这简直是一个非常难以回答圆满的问题,人都是有私心的,如果是这样,真的该怎么选择呢?

    欧阳和月也没想到苏离染对一个丫头这么上心,她从来不会怀疑一个她信得过的人,因为她觉得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但是她却总是忘记,害人之心不可有,放人之心不可无。

    她没有害人之心,防人之心自然是弱的,只要是弱的就很容易被人钻了空子,干了坏事儿,最后受委屈的是她。

    “我会在我说出皇妃秘密之前,先咬舌自尽。”

    小丫头已经不能够避免了,既然人家已经问过来了,她就算是假装没听到也已经晚了。

    她索性看着苏离染的眼睛说道,说完她又反问一句,“冷神医,难道算命和医病都是一个道理吗?”

    这可是让人为难,这哪里是一个道理,不过是一个事情发展的概率,能不能够遇到而已。

    算命是有一点儿玄机在里面的,这与可控制的事情是不一个世界的事情。

    可能因为人的行为改变,而能够迅速作出反应改变的是别的。

    “你以为我在给你算命吗?”

    苏离染确实觉得这个小丫头有点儿小聪明,但是她不懂得收敛锋芒,不然的话就凭她姿色不可能只是个丫头,当然了杜衡这个男人也不是正常男人。

    “希望你有你说的那么勇敢,如果有人威胁你,你能够为了你的家人牺牲你自己。但是据我观察,一般像你这么聪明的女人,都觉得自己是绝顶聪明的,是绝对不舍得死的,你们基本上会选择倒戈,叛变,背叛。”

    苏离染就好像是能够看到未来一样,他竟然能够看穿她的心思,小宫女的眼神开始闪躲,她不敢去接触苏离染的目光,好像是他说的那些跟她有影响。

    “因为背叛很简单,被收买也很简单。比如说,如果我给你良田百倾,美男无数,又或是你觉得你这辈子花不完的钱。你觉得自己会选哪一个。”

    苏离染在给自己出这个题目的时候,他这么玩世不恭的男子,真的是认真的想了很久,所以他认为,不加思考的回答,不见得就是真爱,也有可能是他根本不在乎,他只觉得这是个形式,或者走个过场。

    他们这些人不在乎那点儿蝇头小利,但是有些东西就不行。

    生意难做,不是因为难做,而是因为人心浮动,都想要省钱了,为什么没钱,很多事情不能够靠想象,想象的东西毕竟都是假的,有一天就会离你而去。

    欧阳和月突然拉起身边的一个小宫女,她开始跳舞,宫里头连点儿消遣的东西都没有,没有网络,不用每天花费大量的时间在消遣上面了。

    “你不要这样像个孩子,你应该学会保护自己,杜衡虽然答应我每天两次来看你,你一起他真的取消了对我的疑虑?”

    苏离染突然伸手揉了揉他那高挺的鼻梁,看起来似乎很是有压力。

    “刚才还笑嘻嘻的,现在是怎么了?”

    如果是觉得为难,她为什么没觉得啊,这还是她的事儿呢。她只觉得如果是她的话,或许她也会这样提出问题啊。

    “如果他不怀疑我,就会放我离开,可是他突然改变主意让我留下来,你还真的以为他是为了给你治病吗?他从头到尾就没有问过我一句,关于你生病的事儿你病情的事儿,你好好想想,他更在乎的是什么。”

    苏离染是个男人,对于男人的心态他可以把握的比较清楚,而女人有时候难免失去判断力,因为她们有时候会过于自信,相信自己的魅力,或许这也是她们的弱点。

    “那他在乎什么,他发现你的身份了?”

    欧阳和月惊讶的看着他,杜衡留下他,为的就是亲手抓住他?

    “你还不傻!”

    苏离染坐直了身子,“不过是他还在怀疑我,暂时不知道我的身份,但是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很快就知道我的身份了。”

    “那你还是先离开吧,我觉得他变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了。十分的残忍,而且十分的自私。”

    欧阳和月学着杜衡的样子,她脸上真的没有一丝笑容,因为不知道该为什么事儿而笑,因为什么事情都是让她觉得那么堵心,这个冬天似乎有些漫长,这场大雪似乎过于豪爽,到处都是厚厚的积雪,就好像是沙漠里的沙子,感觉到走不出去,没有尽头一样。

    就这样吧,一些事情,命中注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