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92笔趣阁小说网

192笔趣阁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新年晚会

手机阅读  |  作品:优雅杀手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花落卿莫离

    直接足坛的主旨从来都是离别,所以从一而终才会县的难能可贵。

    队友离队,没有对曼联造成什么影响,起码,看起来是这样的。

    就在1月1日晚上,姗姗来时的圣诞晚会,终于得以进行。

    说起曼联的圣诞晚会,总是伴随着新闻。

    当然,不是好的那一方面。

    04年弗莱彻醉酒后被来宾踢到,年仅20的苏格兰小伙展示了他的铁拳,曼联球员展示了他们的团结,鲁尼、费迪南德和来宾战成一团。

    据加里内维尔透露,费迪南德打架不是很厉害,被那些人狠狠的修理了。

    这让巩宇桐听得一脑门问号,他记得“推特男”退役以后说是要打职业拳击啊,难道是年纪大了,也变强了?

    07年更是糟糕,费迪南德作为发起人,带着曼联球员自己组织了一场耗资10万镑的狂欢宴会,地点在曼彻斯特的大约翰街酒店,当时超过100个女孩排着队等待进场的场面尤为壮观,但酒精很快让这场晚会变了味,如果说斗殴还是小事,那么最后埃文斯卷入性丑闻则让弗格森勃然大怒。

    虽然最后埃文斯洗脱了罪名,但弗爵还是下令从此曼联球员不能再参加类似晚会。

    这次事件以后,曼联更是开出了总计100万英镑的罚单。

    苏格兰老头还若有所指的说了一些话,“现在让我感到恼火的是一些球员的奢华生活,还有那些自私的、以自我为中心的踢球方式。进了一个球就把队友扔到一边,一个人跑到场边接受球迷的欢呼,体验进球的荣誉和快乐,看了真让人感到恶心。”

    说的并不是罗,罗因为当年金球奖颁奖时间和聚会时间有冲突,是唯一一个没有参加那场聚会的曼联球员。

    正是07年糟糕的一幕,苏格兰老头决定在08年给他们一些教训!

    08年,以埃及为主题的圣诞晚会参加者,是曼联俱乐部200多个员工,从清洁工到总裁大卫吉尔无一例外。

    当然,还包括弗格森爵士和他的教练组。

    最为吸引的是届时将在老特拉福德球场搭起金字塔舞台,而那20个披着薄纱、带着金饰的性感埃及美女将会在舞台上大跳艳舞。

    尽管金融海啸蔓延全球,但在这个晚会上香槟、葡萄酒以及鲑鱼、烤火鸡却是无限量供应的。

    当然,还有助兴的小赌。

    不过,所有的曼联球员却不能参加,这是他们的惩罚。

    这种可以看众多美女跳舞的晚会,完全吊起了曼联球员的兴趣,不过他们的抗议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最后,曼联球员真是只是聚集在一起吃个便饭。

    今天的圣诞晚会,因为球队战绩出色,弗格森爵士格外开恩,允许球员欢庆,当然,是在教练组的监督之下。

    这场晚会,早在两多月以前就开始筹备,主持筹备工作的是鲁尼的妻子科琳,她和鲁尼一样,是个排队生物,还有曼联众将的女友,在她手下忙前忙后。

    结束训练以后,曼联球员都先回家,换衣服,接女友,至于巩宇桐,如果不是内维尔强行把他载回家换衣服,他就准备一身训练服参加今天的晚会了。

    回到家他才想起来,可以带母亲一起去。

    不过,他很快就后悔了自己的决定。

    女人,无论多大年纪,化妆都是非常耗时的一件事。

    半个小时过去了,丽贝拉还没有出来。

    “妈妈,只有不自信的女人才需要靠化妆来改变自己的容貌,你已经够漂亮的了”

    在他不断的催促下,丽贝拉终于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耀眼!

    妆后的母亲,绝对是今晚最闪耀的一个。

    他有一点不想让母亲去了。

    这样的她注定要被搭讪,而巩宇桐从来没想过给自己找一个新爹,虽然很自私,但是从新得到母爱以后,他绝对不想有人把母亲从他身边抢走。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丽贝拉揪着他的耳朵娇斥道,“你就穿一件破洞的牛仔上衣去?”

    “那还穿什么?”巩宇桐无奈的说道。

    丽贝拉拽着他上楼说道,“你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今天肯定会有很多记者。”

    在母亲强令下,他把上身换成了一件混纺衬衫,外套也换上了brbrr海军蓝外套,这才让丽贝拉满意。

    他们叫了计程车,而司机正是上次那个叫做伍迪的计程车司机。

    他话痨的毛病一点都没有改变,好在母亲和他聊得不错,这让他不用被伍迪连珠炮式的问题攻击。

    从柴郡到普莱斯公寓酒店不太远,否则巩宇桐觉得自己可能无法继续忍受,即使他不是被聊天的那一个。

    “巩小的时候也这么帅吗?”“他以前踢球就这么好吗?”

    这种问题让巩宇桐非常无语,哪有从小帅到大的,小时候都没长开呢,再说小时候好看长大残了的也不在少数。

    这名曼联死忠,在巩宇桐和母亲下车的时候,还非常贴心的交代,等到聚会结束,可以打电话给他,随叫随到。

    “好的,如果有需要,我一定会给你打电话的!”

    巩宇桐答应得好好的,心里却决定,一定不会再叫伍迪的计程车了。

    如果聚会结束,再叫他,肯定会被问一路聚会的具体情况,那自己怕是要疯掉了。

    在门童的指引下,母子二人来到了会场。

    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灯光没有想象中那么昏暗。

    也是,因为教练组和曼联员工也会参加,所以看起来不像那种狂欢,更像是企业的年会。

    “晚上好,头!晚上好,弗格森夫人!”巩宇桐看到弗格森爵士和凯茜弗格森,带着母亲一起过去打了个招呼。

    弗格森和丽贝拉见过几次,两人打了个招呼。

    至于弗格森爵士的夫人,凯茜,则热情得多。

    “看看谁来了,这不是他最喜欢的小伙子!”说着,她拥着巩宇桐来了一个贴面礼。

    这样的热情,让巩宇桐有些难以承受。

    他不太习惯贴面礼。

    在他之后,曼联众将携家属陆续抵达。

    晚会,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