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192笔趣阁小说网

192笔趣阁

正文 一千两百零二章负心汉 一更

手机阅读  |  作品:重生之捉鬼天师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流萤烛影

    当天下午,迟殊颜带着除了刚醒的施然之外其他人再去天鹅湖。

    蒋铎开车,其他人坐座位上,蒋铎开的是越野,位置也够,大家同在一车上。

    再去那地方,卫潘阳、熊罗英、蒋铎、肖宁堇、常浩几个不复第一次的兴奋高兴和没心没肺,这次去天鹅湖,几个人心里都有些慌,下意识想到王宇几个的死和那鬼东西,心里总有些发毛,生怕再遇到什么东西。

    还是等瞧了几眼坐在一旁十分冷静的迟大师,几个人心里才有些踏实。

    卫潘阳、熊罗英、常浩三人这次是真被那鬼东西吓怕了,一路来的时候,三人脑补良多,最后还是熊罗英先憋不住道:“迟大师,那……那什么天鹅湖应该除了那鬼东西,应该没有其他什么了吧!”

    ‘这什么了吧’大家都听出熊罗英指的是什么,忙一一惊惶看向车里的迟大师。

    常浩、卫潘阳也自我调节安慰:“是啊,迟大师,那种东西应该不多吧?”

    迟殊颜把几个小子紧张的神色收入眼底实话实说:“那说不一定!”

    这话一落,几个小子吓的瞳孔一缩,蒋铎更是吓的直接踩下刹车,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迟殊颜淡定拍拍蒋铎的肩膀,让他冷静开车。

    蒋铎握住方向盘的手心一片冷汗,边打了一个激灵,忙认真开车,这开车可不是开玩笑,一不小心,甭说怕鬼来找,自己先送命了,那也太冤了。

    蒋铎认真开车的时候,心里还担心迟大师刚才那话,咬着牙结巴道:“迟……迟大师,刚才你那是开玩笑吧?呵呵,这玩笑真好笑!”

    迟殊颜迟迟没回复,最后蒋铎只能自己干笑,等瞧见迟大师认真严肃一副从没开玩笑的面孔,不仅是蒋铎,其他人都忍不住想哭了。

    迟殊颜还算厚道,让他们带着她给的玉佩就不会有事,至于刚才的话,她也是实话实说,她没去过天鹅湖,哪里知道那地方到底有没有邪祟。

    之后因为这事,其他几个原本还有兴趣开玩笑打趣的小子纷纷保持沉默发呆。

    迟殊颜瞧了眼见几个小子这么容易受打击有些无奈还有些好笑,掏出纸人。

    这小纸人一出现,立即灵活跳在车窗给大家自我介绍,摇头晃脑活灵活现的:“大家好,我是施然!”

    这小纸人一出,除了之前见过这小纸人的肖宁堇和卫潘阳还能冷静,其他人瞧见这会说话的施然的‘小纸人’一一惊的眼眶的眼珠差点瞪出来,一脸懵逼震惊状。

    蒋铎激动的嗓音直接卡壳,瞪圆眼睛结巴大叫:“这……这是什么?迟大师?”

    “是……是呀,这……这是什么?”熊罗英、常浩几个嗓音也不淡定起来。

    “冷静点开车!看前面看路!别分神!”迟殊颜不忘提醒。

    蒋铎一脸委屈的表情,又见身后几个好友在迟大师同意的目光下开始同小纸人交流,还几个伸手让小纸人跳到他手掌上,小纸人格外听话,立即吸引住所有人的视线,看的蒋铎眼馋不已,只可惜他得开车,只敢透过后视镜瞧瞧。

    蒋铎一时表示那叫一个委屈。

    有‘小纸人’在,车内气氛一改之前的沉闷变得十分热闹,迟殊颜把众人兴奋激动的表情收入眼底,也松了一口气,手肘撑在车窗,准备休息一会儿,又知会这里最冷静的肖宁堇,若是到达天鹅湖,别忘了开口提醒她。

    肖宁堇同卫潘阳即使之前见过这活灵活现的‘小纸人’,两人此时还是十分兴奋,肖宁堇连忙应下。

    迟殊颜这才闭眼靠在车靠背上休息。

    迟殊颜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直到到达Y市,听到肖宁堇喊她的声音,迟殊颜迷迷蒙蒙睁眼,看向窗外,外面已经天黑了。

    “迟大师,已经到了!”旁边卫潘阳几个还以为肖宁堇没喊醒迟大师,帮忙喊了一声,反正这地方,没有迟大师,他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发毛。

    听到卫潘阳几个嗓门比较的大的声音,迟殊颜这才彻底清醒,又见车内没人下车,她旁边架势座位什么时候换了一个人,而活灵活现的小纸人此时正落在蒋铎手掌,蒋铎表情那叫一个兴奋。

    迟殊颜伸出手,喊了一声:“收!”

    那小纸人立即跳在迟殊颜手上,原本活灵活现的身体跟一张纸趴在她手掌,仔细瞧就跟普通的纸一样。

    几个小子看的格外稀奇,迟殊颜勾起唇:“既然到了就干正事,下午你们也该玩够了吧!好了,先下车!”

    几个小子面面相觑还有些不好意思,还是肖宁堇开口道:“迟大师,这里还没到天鹅湖,是一家酒店。我想着这么晚了,恐怕今晚没法回京都了!”

    这次几个小子没有任性找最豪气的酒店,而是找了靠近天鹅湖最近的一家酒店,也不算酒店,算客栈。

    迟殊颜对肖宁堇的安排还算满意,又瞧了一眼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多,确实有些晚,她心里打定主意今晚去天鹅湖先探查一番,却没有同几个小子说,点点头,开口道:“成,今晚先住着,其他事明天再说!”

    包括肖宁堇在内的一群人原本还以为迟大师打算今晚就去,此时听到她的话,一众人狠狠松了一口气。

    白天他们再去天鹅湖都觉得毛骨悚然,更何况这么晚,幸好!幸好!

    迟殊颜带头下车,肖宁堇、卫潘阳几个跟在身后,进去客栈,外面客栈有些破旧,里面涉及却别具一格,带着这里的不少风俗,肖宁堇、卫潘阳几个也颇为十分诧异。

    一众人在前台登记,蒋铎等着迟大师和其他人先登记,眼尖突然瞧见一穿道袍、短发的年轻人从二楼楼梯走下来,那叫一个新鲜,要是以前他没遇到鬼这种东西,他说不定忍不住损几句‘臭道士,尽装逼’。

    可现在,蒋铎更多想着是说不定面前这什么人也跟迟大师一样是高人,当然,在蒋铎心里,是没有一个人比得上迟大师。

    蒋铎见几个人穿道袍实在是新鲜感兴趣,忍不住多瞧了几眼,说起来,对方这衣服不算是道袍,不仅为首年轻男人,身旁跟着的女人也是穿着这种衣服。

    蒋铎心里好奇两人的身份,忍不住用手肘撞了撞旁边离他最近的卫潘阳,卫潘阳一向是咋咋咧咧的性格,一动他,他嗓门一大,其他人纷纷看向蒋铎。

    “甭看我,看那边,好像有两个奇怪穿着的人!”蒋铎见迟大师也转过头看向他,憋红脸紧张道。

    迟殊颜、肖宁堇几个顺着蒋铎的视线看过去果然就瞧见从二楼下来穿着异常的一男一女,比起肖宁堇、卫潘阳几个好奇的打量,迟殊颜从瞧见下楼一男一女,脸色猛地阴沉下来,尤其是清楚瞧见为首男人的长相,面色十分难看,眼底的温度渐渐凝结成冰。

    迟殊颜情绪十分隐晦,其他人一时也没瞧出什么不对,卫潘阳先忍不住八卦问道:“迟大师,是不是这世上真有什么特别又神奇的天师门派?”

    卫潘阳这一问简直问出了所有人心里最想问的问题,眼睛闪亮,透着十二分的好奇。

    那边刚下楼的一男一女本就是有些道行的天师,十分敏锐,可以说,之前蒋铎第一眼瞧过来的时候,两人已经发现,只不过因为地方是普通人,两人没当回事。

    只是等一众人视线一直盯在他们身上,赵俊荣和何敏柔眉头紧蹙,赵俊荣情绪比较内敛,蹙眉的举动十分隐晦,比起赵俊荣,一旁的何敏柔面色一脸不耐烦,还透着一股高高在上和不屑扫过肖宁堇、迟殊颜一众人,原本高高在上的漂亮脸蛋一副温柔的表情:“师兄,我们还有正事,先走吧!”

    赵俊荣眼底深处也带着不屑,不过面上维持温和的笑容,目光温和看向肖宁堇一众人,温声道:“兄弟,有事?”

    ------题外话------

    明天开始,流萤恢复万更哈!哎……这些天有些绝望!